留言: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
778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乡村生活 > 第十八章 百花酒

第十八章 百花酒

    第十七章百年棒槌千年乌身

    李家岗管野山参叫棒槌草,李峰能挖到一棵十年份儿已经算是天大的运气,棒槌这玩意挺邪乎,不是什么山岭都有,环境选择有一定的规矩的。李峰是不懂,老一辈可能只有二爷,五爷,做过猎人,走山道的人知道了。

    说白了,棒槌草,难得一见,珍贵至极,作为李家岭二大宝贝,百年棒槌草,千年何首乌。可惜如今这年头,别说百年,三十年的野山参已经是极品了,是有价无市的玩意。何首乌倒是蛮满山都有,可惜不过是三俩年的,别说人身,根结都没出来呢。

    不过,传说犹在,说,曾今有山人寻得一百年野山参,拉红线,罩白纱儿。生怕跑了宝贝,事儿如此,晚间,这山人梦见一穿白纱,戴红肚兜娃娃,在家门前哭泣。山人敬畏山神,摆香案,祭鬼神。最后在白胡子老人指点之下,送回山参,亦是家宅安乐,后来自家院外多了些山参幼苗。那人想来那位白胡子定是修成正果的山参精灵,那些参苗一定是那位老人播下的种子。后人采人参,带着红线多是故事传说,看见野山参,总是拉红线正是如此。

    至于何首乌更是有着鲁迅老人家的点名,甚至小时候为了寻出人形何首乌挖了墙角,可乐之事。何首乌说不上名贵,山里人有些土方子,挖些炖菜,补气养血而已,女人月*经时,炖制何首乌乌鸡汤,或有些用处。何首乌最早传说是一人名,唐朝元和七年,一个叫李翱的人在书中写道,何首乌是顺州南河县人,他的祖父叫能嗣,父亲叫延秀。祖父本名田儿,从小就体弱多病,到58岁的时候,还没有娶妻生子。田儿由于喜欢道家学说,常跟随师傅在山里修炼。有一天,他喝醉酒躺在山坡上睡着了,醒来后忽然发现三尺之外长着两株互相交织在一起的苗藤。他用很长时间分开了苗藤,但两株苗藤很快又交织在一起。他感到非常奇怪,就挖出苗藤的根带回了家。他问了很多人,但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植物。

    一天,山里来了一位道行很深的老人,老人看了苗藤根后笑着对他说,“既然你没有娶妻生子,这种苗藤又很怪异,可能是神仙送给你的灵丹妙药,你何不吃了它呢”。田儿就将苗藤和根研磨成末,取一钱空着肚子用酒送了下去。之后每天坚持喝,七天之后就想男女之事;几个月后,身体变得非常强健。他又将药量加到二钱,吃了一段时间后,多年的老病全部消失,头发越来越黑,容貌也变得年轻起来。后来,田儿娶了妻子,并在10年之内生了几个儿子,于是就改名为“能嗣”,意思是说他特别能生育后代。他的儿子延秀也坚持喝这种药,两个人都活到160岁。

    延秀的儿子首乌也坚持服用这种药,生了几个儿子。首乌活到130岁的时候,头发还非常黑。后来,有一个叫李安期的人到首乌的家乡走亲戚,偷了这个药方后也去服用,效果很好。李安期就到处去讲这种药的好处,何首乌的药名和药用价值就此传开了。有了千年何首乌,人形成仙草,吃了得到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传说不容信,只是首乌黑发,亦有返老还童之功效,其实不过头发黑了而已。

    传说终究不是真的,不过百年野山参,千年何首乌却也有些功效。可惜李峰寻的一棵野山参只有十年份,不过这已经是李峰如今幸运,看来神仙拜多了,总有一两家有空,点一下自己儿。欣喜难免嘛,领着小狗肥仔,松鼠毛球,更加用心的找寻,可惜了,除了一棵七八年份的首乌,只有野花,青草。

    “贪心了。”摇头苦笑,人啊,总是在意外惊喜之下,忘却了理智,有了侥幸之心。李峰刚才正是如此儿,忘了自己闲散之心,多了功利,意外惊喜,可不是常有的。

    李峰叫回,乱而跑的小家伙,重新走上正道,眼儿看着形状各异的山石,绿红黄蓝五彩缤纷,色泽艳而不腻,不拘一格,随意点缀。山体有灵气,远望山涧流水,白瀑之下,潺潺流水之声飘入耳中。

    深山鸟飞鸣,李峰带着散漫之心,看山是山,听水若水儿,放一点闲心,隐在这片宁静热闹的山林之间,忘却外边一切不说心里多么宁静。却是以一番心灵沉静之态,李峰不说爱山,爱水,或是智者乐山仁者乐水,李峰自以为自己不是智者,不是仁者。一个闲人,一份闲心,漫步青山绿水之间,分一份大山宁静致远而已。

    “走。”留恋山水,却不陷入山水之间,李峰采百花,不是爱花之美艳,只是简单吃喝而已。一边采野花,一边慢悠悠玩乐,时不时照看一下肥仔,毛球,这辆小玩意玩着玩着,疯闹忘了。总是走走停停,闹闹跑跑,钻草丛,撵野鸡,飞鸟,不时跑到灌木丛中。李峰照看差一点,这俩小东西就不见了。

    无意之间,李峰寻觅一棵山核桃,树苗不大,有些瘦弱,山岭大树遮风挡雨为树苗,花草撑起一片,却也遮挡阳光雨露,没了风雨,少了历练,总是难成大材。挖树,李峰这几天做的多,倒是熟练异常,不要一刻钟,一棵连着泥土的树苗收进空间。拍了拍身上泥土,踩着斜阳的红霞,伴着鸟儿歌鸣,回家去了。

    走过竹林,看着高矮不一的毛竹,毛笋,心里想儿那天挖些绣竹种在院子边上,给新房加些绿意儿。只有空间里,随意的点缀几棵即可,不需太多,扰了清静。竹太高桀,不论东南西北风,李峰喜欢,却不是多么珍爱。

    远山归来,李峰见着瓦工已经收拾工具,准备回家去了,天已经有些晚,离着十里八里的。这会子骑自行车,到家不黑,吃完晚饭,洗洗,看会电视,村里人家早睡早起已经习惯了。李峰笑着点头,招呼一声,自己瞥了一眼桃林深处,没进去领着有些满身尘土,树叶,草沫小狗肥仔,松鼠回家洗澡。

    热水后锅有些,打了半盆子,逮着两小家伙,艰难洗了澡。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洗澡,这俩娃都不喜欢,李峰只能硬着来,那铁链拴住一只,洗一只。整个院子不时传出狗吠,鼠叫,连着后院的摘菜的张兰都惊动,跑过来问。

    “没事,洗澡呢,太脏了。”李峰笑说道,看着张兰手里还拿着豆角呢,笑问道,明天不去要装家电,怎么还要卖菜呢?

    “呵呵,菜地菜多,我摘些送个二爷,你大伯,三叔家,他们家还不能吃,今天你爸说着事呢。”可不是自家菜提前好几天,味道鲜美,昨天吃完饭,二爷几人还笑说和李山说这事呢。无怪乎夸赞菜园子侍弄好,菜儿水灵,味道鲜,这不,李山记在心里,今天中午想起这事,嘱咐张兰摘些蔬菜送过去。

    “正好,我要做饭,你把这些菜送过吧。”张兰摘了一箩筐,青椒,豆角,茄子,西红柿,连着丝瓜,满满当当,几十斤儿。

    “好嘞。”李峰拿着袋子分成三份,提着进村去了。二爷此刻正在编着竹筐,看着李峰来了笑呵呵的迎进院子,二奶拍着白面手,拿果子。李峰连连推辞儿,可是二奶热情,最后抓了一把山核桃。

    “二爷,我爸让我给你送点青菜,尝尝鲜。”李峰说着提出一袋放在石桌上,喝了口茶,拒绝二奶留着吃饭儿。

    “这孩子。”二爷看着袋子,笑眯眯,别说,李峰装蔬菜时可是挺用心的。老人家口角不好,吃不了多少青椒,豆角,李峰多装了西红柿,茄子,西红柿做汤,烧的老一些面糊。茄子油焖也是听软乎的,适合老年人。

    “二孩。”在三叔家院外看见三叔家小儿子,二孩,七八岁,皮实很,这会子看着全身脏兮兮的,不知道又在那片芦苇荡寻摸鸟蛋,鱼虾呢。

    “怎么了,太阳落山也不回家儿。”看着孩子八成是怕回家挨揍,徘徊门前不敢进去,呵呵,李峰故意逗趣。

    “哼,小宝哥。”小家伙很不满的瞪了一眼李峰,小眼珠乱转,不知道想什么歪点子呢。

    “走吧,我陪你回家。”李峰拍了拍小娃子,提着蔬菜袋走进了院子“三叔,三婶子,忙着呢。”看起来李福青刚从桃林那边回来,洗脸呢,三婶正洗菜准备晚饭。

    “小宝来了,快进来坐。”李福青迎着让进堂屋,后边的二孩屁颠跟着进来了,被父亲见着,瞪了一眼,看着李峰在,这顿打算是记下了。

    “不忙,三叔,我爸让我送点菜,呵呵自家园里,吃个新鲜味。”李峰看着李福青拿茶杯,抓茶叶,刚忙摆手,自己还有一家呢。

    “你看,昨天一说,二哥记在心里了,还别说今年你家菜园侍弄真不错,昨天味道正宗土肥出的菜。今晚留下让你三婶子,炒俩菜,咱们爷俩喝几杯。”李福青心情大好,昨天吃着觉着新鲜味,几人提了一句,人家能记在心里,挺难为。

    “不了,还有大伯家呢,改天,我请三叔好好喝上几杯。”笑着告辞,走过二孩身边对着这顽皮猴子眨了眨眼儿。

    村里书记,李峰叫着大伯,是父辈中年纪最大,为人不错,接着老父亲班做了村里书记。李峰远远看着李福奎,坐在枣树下,喝着小酒,看着李峰过来,拉着喝了几杯才让走。李福奎有两女儿已经出嫁,家里小儿子上高三,如今在外面租房子住,婆娘过去照看儿子,家里只有他一人。

    李峰陪着喝了几杯,没办法的事儿,要不是说着家里还有事,李福奎可还不放人呢。夕阳下,炊烟笼罩的山脚下的小村,鸡鸣狗吠之声,远山鸟鸣合奏,却也别具风格演唱盛会。

    ………………

    第三更,好累啊,各位有票砸起来。拜谢了,求下明天的推荐票。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81zw.COm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快捷键:→)
如遇点击下一章,提示:没有了!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载←分享再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