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
778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 6.第6章 :犯了忌讳

6.第6章 :犯了忌讳

    “那我们晚些时候再报仇。”温亭湛听了夜摇光的话,立刻改了主意,已经没有爹娘了,如果再失去夜摇光,他就真的孤身一人了。

    夜摇光见此很满意,点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的人生还长,他们已经享尽了荣华,就算是同归于尽,也不值得。等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再让他们失去所在乎的,然后苟延残喘的活着,令他们生不如死,这才是报仇的最痛快之法。”

    这句话让温亭湛的目光晶亮,显然是得到了温亭湛的共鸣。

    于是夜摇光立刻循循善诱道:“报仇是为爹娘讨回公道,可我们要活的好,才能够慰爹娘在天之灵。湛哥儿,你是爹娘唯一的血脉,你要代替他们好好的活下去,活出爹娘的期许。”

    柳氏夫妇都是刚正之人,自然也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这样的人,夜摇光这样说,就是婉转的从侧面引导温亭湛。

    温亭湛很聪明,他能够听懂夜摇光的话,很认真的向夜摇光保证:“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摇摇你放心,我一定会坚守本心,不会给爹娘抹黑,不会让自己成为柳家那样卑劣虚伪的人。”

    夜摇光欣慰的摸了摸温亭湛的头,见温亭湛蹙起了眉,明明很不喜欢夜摇光的动作,却强忍着没有避开她的手,玩心大起的夜摇光不由的在温亭湛脸上捏了捏,在温亭湛似乎快要爆发之际收回了手,站起身:“夜深了,今晚就不要看书了,早些歇着,明儿你安心的去学堂,我没事了。”

    “恩。”温亭湛点头应下,然后真的回了房间。

    夜摇光唇角挂着笑,带着温亭湛给的书还有那一柄小刀也回了房间,书放在一边,拿着那一柄小刀,仔细的看了起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刀的质地竟然非铁非铜,连她都看不出来,隐隐泛着一些金色,刀刃上有着鱼鳞一样的纹路,侧面看薄如发丝。这么精巧的东西,如果不是剩余的材料锻造,那就应该是一套。

    她正缺一柄趁手的工具,这东西极好。凶煞之器,可血祭认主,趁着这玩意儿能力还不强,没有什么反抗之念,夜摇光一点也不耽搁的将之据为己有,这么好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哪位冤大头眼睛糊了屎,竟然漏了出来。

    “唔,以后你就叫天麟好了。”伸出手指弹了弹刀刃,将之贴身放着。

    因为折腾这东西累的眼睛都打架了,夜摇光直接躺床上。一觉睡得极沉,正舒适着呢,却被人推醒了。起床气相当大的夜摇光烦躁的睁开眼,恶狠狠的瞪向罪魁祸首,却见温亭湛脸色苍白的站在她床边,还满头大汗,那汗很明显是虚汗。

    “怎么了?”夜摇光的瞌睡一下子散光。

    “摇摇,我做噩梦了,难受。”温亭湛说着脸色越发的不好。

    夜摇光瞅了瞅窗外灰麻麻一片,往里面挪了挪,让出半边床榻:“再睡会儿,有我在。”

    说着夜摇光又闭上了眼,做噩梦是常事,温亭湛经历了之前的事,思虑过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是正常。

    然而温亭湛却说:“摇摇,我睡不着,我梦见好多蛇爬到我们屋顶,真的有好多。”

    夜摇光猛然就坐了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温亭湛:“你说你梦见了什么?”

    “蛇,好多蛇,密密麻麻的把我们屋顶都爬满了。”温亭湛心有余悸,应该是梦里的场景太过真实,让他浑身不舒服的抖了抖。

    夜摇光闻言,没有说话,而是仔细的去看温亭湛的面相,果然在他的鼻梁上看着隐隐有青筋突显,这是凶兆啊。

    玄学之中,夜摇光最喜欢用的是占卜,占卜之中有一种风水师极少涉猎的梦占,梦占自古有之,只不过到了现代都被认为迷信。梦过无痕,很多人梦了什么,其实醒来就会忘记,就算去想也捕捉不到一点痕迹,但是大多数梦是因为磁场的关系对过去未来有一定的预示。

    《周公解梦集·龙蛇篇》就曾记载:梦见蛇上屋,乃是大凶。

    又结合了温亭湛的面相,夜摇光不能不重视,可是她却不知道何时应验,如何应验,要知道灾祸可不是你躲在家里就能够相安无事。灾祸不化解,就算喝口水也能呛死,吃饭也能够噎死。

    “我知道,今儿你面色不好,不要去学堂。”夜摇光却并没有把事情告诉温亭湛,而是道,“你就在我这里再睡会儿。”

    男女七岁不同席,温亭湛虽然气色不好,但是夜摇光的提议,他还是拒绝了:“我回房再歇会儿。”

    夜摇光也没有拦着,等到温亭湛离开之后,她用了温亭湛的生辰八字开始推演。

    柳氏不想委屈夜摇光,请了官媒,给温亭湛和夜摇光换了婚书。因为柳氏死的时候,将女方的婚书给了她,上面有她和温亭湛的生辰八字,原主认真的看过,只要略一回想,就知道了。

    庚寅年甲申月乙巳日(六月十八)亥时出生,他占了寅申巳亥四生是大富大贵之命,十二地支分为三组,寅申巳亥为四生,子午卯酉为四旺,辰戌丑未为四库,无论是占了那一组命格都极贵,其中四库为首,一般都是帝王之命,四生次之多则身居高位,权倾一方,四旺为大富贵。

    今年是乙酉月丁丑日(七月二十一),两者之间并没有刑克相冲的干支,正待深入推演,夜摇光蓦然脑子似乎出现了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她的大脑神经,狠狠一扯,令她大脑一痛,而后一口血就喷出来,最后砰的一声栽倒在床上。

    “摇光丫头这是思虑过重,还伤了元气,才会这样,小小年纪就伤了元气,若是补不回来,以后得遭大罪。”

    再有意识时,听到的是一道和润的中年男子声音,摇光知道这是杜家村的杜郎中,听了她的话不由的苦笑,她都忘了她现在与温亭湛乃是有婚约的,这八字算命预知过去未来,最忌亲,是要遭天谴。

    ...

    ...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快捷键:→)
如遇点击下一章,提示:没有了!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载←分享再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