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
778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 正文 047 不靠谱的外祖(打滚求首订)

正文 047 不靠谱的外祖(打滚求首订)

    看到自己的话成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郑雪娥不由得有点沾沾自喜起来:“大家都知道,凤眼果的生意可是我们老田家的。按理说,只要三弟妹出了我们田家门,可就不能再沾这凤眼果的边了,免得再伤了大家的和气……”

    听到这里,田七七虽然在心里暗骂郑雪娥无耻,却又不得不因此对她高看了一眼。这个女人,果然是个人精!

    但一旁的柳如眉却不乐意了。这凤眼果的事情本来就是自己二女儿先发现的,凭什么他们老田家做得,我们就做不得?更何况自己还打算靠卖凤眼果挣钱来还欠田家的十两银子呢。

    “不……”柳如眉话刚出口,就被二女儿给拉住了。

    “娘,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走出这个门,出了门什么都好说……”听着田七七在自己耳根的一番细语,柳如眉最终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好咧,这就没什么事了。大家就都散了吧~”在郑雪娥的招呼声中,以及围观村民异样的目光当中,田七七搀着包子娘,和大姐小妹一起走出了这个让人压抑的田家院子。

    看着前面田七七那瘦小而坚廷的背影,看透人情世故的陈正文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不趁现在卖田七七一个人情的话,说不定将来自己会后悔莫及~

    打定主意后,陈正文俯在自己妻子——陈胡氏的耳边低语了几句,陈胡氏听得是连连点头。一转身,她便快步追上了柳氏母女。

    “柳家妹子,我说,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今晚是打算上哪过夜啊?”

    柳如眉一听,眼眶顿时红了一圈。田七七却立马乖巧地接过话来:“陈大娘,我们孤儿寡母的哪有什么地方去啊?大不了就上山露宿一晚呗,如果运气好没有被野兽吃掉的话,就明天再另作打算好了。”

    “哎哟,这可怎么使得啊?那个,我家在村尾那还有一间木屋呢。本来是放柴火和刚收割下来的庄稼的,不过这两年已经用不上了,要是你们不嫌弃的话……”陈胡氏说得一脸的情真意切。

    “不嫌弃、不嫌弃!我们娘几个只要有瓦遮头就很满足了。”陈胡氏话还未说完呢,田七七已经一脸惊喜地叫了出来。

    接下来,陈胡氏便把柳氏母女带到了村尾那一间孤零零的木屋里。

    进屋后,田七七环顾了一下四周,屋子虽然不算大,只有一间小小的堂屋,一张破烂不堪的桌子,再外加一个房间、一张床。好在自己母女四人都不胖,勉强还能挤在一张床上。

    在柳氏母女千恩万谢的感激声中,陈胡氏欢天喜地地回家汇报情况去了。剩下母女几个则分工合作地打扫起屋里外的卫生来。

    正忙着呢,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如眉姐,我们帮你打扫屋子来了。”外头响起了董秀娘那爽朗的嗓音。

    紧接着,小小的木屋里就涌进了好几个人。分别是董秀娘和她的相公——李三同;苏妙人和她的相公——周竹生,还有女儿周小花;另外还有李玉梅。

    六个人故意嘻嘻哈哈的,倒是将柳如眉心头无依无靠的那种忧郁感冲走了大半。

    静下来后,李三同皱起眉头上上下下打量了木屋一番后,便给几个人分起工来:“竹生、秀娘,你们俩等会给我打打下手,把这木屋裂开的地方给修补一下;玉梅和妙人就留在屋里帮忙打扫得了。”

    李三同他们前脚刚出去,李玉梅和苏妙人就从身后拿出几件衣裳来,一并塞到了柳如眉的手上。

    “这两套衣裳是拿给嫂子和园园的,旧是旧了点,不过应该还挺合身的。”李玉梅担心柳如眉难堪,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

    “婶子,你可千万别嫌弃哦,这两件都是我的衣服,这件是给七七的,还有一件穿小了的是给小草的。”周小花在旁边细声细语地解说着。

    柳如眉看着手里的衣服,眼圈又是一红,差点就要掉下眼泪来。这就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吧。

    …………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屋里头早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了,而李三同三人也终于完成了木屋的修缮工作,还顺带着在外面搭了一间简易的厨房。

    停下来后,大家才发觉自己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田七七正准备上山挖些红薯回来烤给大家吃呢,不想刚出门就撞上了背着小孙子的唐大婶。

    “七七,都这么晚了,你这是要上哪去呀?赶紧的,帮大婶把篮子提进去。”唐大婶边说,边将手里一个沉甸甸的篮子塞到了田七七手里。

    “大婶,这么重!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呀?”嗅着鼻端那股熟悉的香味,田七七虽然已经大约猜到了里面装的是什么?却仍然装出一副兴奋的样子来。

    “小馋猫!进去打开不就知道了……”唐大婶果然被田七七哄得眉开眼笑的。

    俩人进去后把篮子一打开,哗!果然是雪白的白面馒头,上面还冒着热气呢,显然是刚出锅不久。底下还有一大盆煮得浓浓的稀粥和几个碗、还有筷子。

    大家这下可都高兴坏了。李三同更是毫不客气地直接拈起一个馒头便扔进了嘴里,结果惹来了董秀娘的几记绣拳。

    没有凳子,李三同就带头搬了几块石头进来,大家围着桌子吃得很是尽兴……看着眼前欢乐的情景,柳如眉终于稍稍松开了一直皱着的眉头!

    不过在匆匆吃过馒头后,就住在隔壁的苏妙人一家,却匆匆忙忙的告辞离开了。唐大婶看着他们的背影,忍不住就轻轻叹了一口气:“这竹生一家也是够受气的……”

    这句话被耳尖的田七七听到了,她若有所思的往门外看了一眼,果然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呀~更难得的是,周小花一家处境如此艰难居然还肯抽出身来帮助自己母女四人,以后但凡她家遇上什么困难,自己也一定要尽力扶助他们才是。

    吃完饭后,大家都陆续离开了。临走时,唐大婶还特意把碗和筷子都留给了柳氏母女。

    晚上,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的田园园和田草草早就睡得跟死猪一样了。但柳如眉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地难以入睡,因为她担心万一到时还不上欠老田家的十两银子,自己的大女儿和小女儿就得被带回田家,然后当成货物一样卖出去……

    此时的柳如眉却不知道,在床的另一头,自己的二女儿却在想事情想得心花怒放……

    耶!自己母女几个终于彻底脱离田家了,以后就等着看我田七七在饮食界大显身手吧~要知道在前世的自己,虽然身为特工,但同时也是一个超级大吃货兼美食主持。除要出任务及做美食搜索任务外,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呆在自己的庄园里研究美食。那庄园里食材及餐具的完备和精美程度,恐怕连五星级酒店也要自愧不如。

    嘿嘿,赶紧赚钱建庄园,我要带着包子娘和姐妹们一起享受新生活……

    带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田七七渐渐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田七七起了个大早,把自己藏在竹林里的一百零一文钱取出来,全部交给了包子娘。

    “啊?二丫,你这钱是打哪来的?你唐大婶她们已经又送米又送面的,你可不能再收她们的钱了,听见没有?”柳如眉看到这么多的钱,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赶紧的要问个清楚。

    “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这些钱都是我跟小草以前去卖凤眼果时偷偷藏起来的……不信,你问小草去?”田七七傲娇地冲田草草的方向一嘟嘴。

    柳如眉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松下来,捧着面前那一大堆铜钱,不禁喜极而泣。

    好不容易等柳如眉止住了眼泪,田七七正打算上山找赵远山呢,想不到家里却陆陆续续的来人了。

    先是李玉梅给柳氏母女送来了一斤糙米、还有一些厨房的必需品,如油、盐、锅、瓢等,而董秀娘紧跟着也送来了两斤粗面,甚至就连齐郎中也闻讯前来,送来了五斤玉米面粉。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柳如眉一看到齐郎中,就非要将那一百文钱先还给他不可,最后齐郎中推托不得,只能无奈地收下了。

    这下可把田七七给憋坏了!那些钱本来自己是准备留着作买卖本钱的,只不过是看包子娘昨晚担心得一晚都没怎么睡觉,所以自己才把钱交给她,好让她宽宽心而已。没想到,她却一个转身把钱还给了齐郎中,这可真是教她有点哭笑不得。

    看来自己找赵远山进山摘仙人草的事要暂时搁置起来了,因为就算采回仙人草制成凉粉,也还得花钱买白糖、器具等东西呢~目前,自己只能先做一些不用本钱的生意了。突然间,之前在竹林发生的一幕在田七七脑海中一闪而过!没错,自己的致富之路就从它开始……

    田七七想通了之后,又重新变得神采飞扬的,对包子娘还钱给齐郎中的事也不再耿耿于怀了。

    中午吃过包子娘做的清水挂面后,田七七又上山去挖了些红薯,顺道还摘了些红薯叶。虽然唐大婶等人送了一些米和面食过来,但顿顿吃的话估计也熬不了几天,只能找些野食来掺着吃。

    下山回到家后,田七七才知道,下晌竟然连王寡妇也偷偷送了一些青菜过来。

    田七七默默看着木屋里大家送过来的东西,心中真是感慨万端!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可唐大婶等人却让她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患难见真情!

    别人对我好一分,我田七七他日必以十倍报之!田七七暗暗在心里发誓。

    晚上,田七七让大姐将红薯切块,然后和一把糙米一起煮成了稀粥。粥煮好,满屋子都是又香又甜的味道。馋得田草草那只小馋猫围着灶台直打转。

    田七七却装作没看到,只管将洗干净的红薯叶端进了厨房。包子娘看到以前最多只是在厨房里烧烧火、打打下手的二女儿竟然主动炒起菜来,微微的惊诧之余,不由感到了莫大的欣慰。

    只见田七七往烧红的锅里倒进了一点点的菜油,放入蒜块爆香后,便迅速倒入红薯叶快炒,等红薯叶炒至变软,撒入少许盐后就即刻起锅。把红薯叶装好盘后,田七七首先试了一口,嗯,嫩嫩的、脆脆的,好吃!

    刚把蒜炒红薯叶端上桌,田草草就忍不住偷吃了一口,边嚼边惊呼:“二姐……你煮的菜真是太好吃了。”

    “小馋猫!”柳如眉一屁股在桌子前坐下,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她才不相信呢,二丫,一个从未正经下过厨房的人能做出多好吃的东西来?只要能勉强入口就不错了。

    在田草草哀怨的目光中,柳如眉毫不在意地挑起一根菜送进了嘴里……菜刚入口,柳如眉却不由得身子一僵,脸上顿时也出现了之前田草草被美味惊到的表情。

    自己活了二十九年了,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甚至连过年时才能吃上一两口的肉菜也无法比拟。

    当下,柳如眉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二女儿,一时间竟忘记该怎么说话了。

    看到眼前这情景,田七七不由得有点惴惴不安起来,一脸乖巧地走到包子娘跟前,嗫嚅地说道:“娘,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从脑袋受伤醒过来后,我就发觉自己对吃的东西特别上心……”

    看着眼前小心翼翼的女儿,柳如眉的眼睛立刻湿润了起来:“傻丫头!你这叫因祸得福,娘又怎么会怪你呢?快、大家赶紧趁热吃饭。”

    接下来,母女四人狼吞虎咽地围着桌子吃了起来……一顿饭吃下来,盘跟碗都是干干净净的,连一丝菜渣也没有剩下。

    最后,柳如眉居然还感动地咂巴了一下嘴巴:“如果以后每顿都能吃得这么饱的话,娘我可真是死而无憾了。”

    田七七听了,不由得鼻子一酸!自己这包子娘到底有多久没吃过饱饭了?区区一碗红薯粥、一碟炒红薯叶就能让她满足成这样。

    “娘!你就放心吧~女儿以后一定会让你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田七七撒娇似的说道。而田园园和田草草也趁机在一旁附和了起来。

    看着眼前异常懂事的三个女儿,柳如眉不由得一阵感慨!自己这个娘亲做得真是太不称职了,连累了三个女儿跟着自己受苦。看来自己明天无论如何也得跑一趟娘家,试试能不能找到什么路子?自己也好挣点钱养家。

    “大丫、二丫、三丫,娘明天得去你们外祖家一趟……”柳如眉双眉轻拢,一脸若有所思的说道。

    去?田七七敏锐地从字里行间捕捉到了一丝信息。

    一般已婚女子说起娘家,都会说一个“回”字,偏柳如眉用了一个“去”字,看来这包子娘跟外祖家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亲密。

    想到这里,田七七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好奇之心,想看看这便宜外祖一家人的禀性究竟如何?于是便索性自告奋勇要陪柳如眉回娘家。至于赚钱的事就等从外祖家回来再进行好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田七七母女俩各收拾了一套衣服后便出发了。临行前,田七七竟看到田园园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看来,这外祖家有古怪呢。

    因为没钱雇牛车,母女二人只能走路去外祖家。走了老长一段路,又翻过一座大山,再往前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的路后,田七七母女才终于到达了柳如眉娘家所在的地方——大岙村。

    在村口稍作歇息后,俩人便来到了村东头一户人家跟前。

    眼前的房子下半部分是用青砖建的,上面一部分则是泥坯子,整体给人一种尚算宽敞明亮的感觉。看来,这便宜外祖家的日子过得不错嘛~

    一回头,田七七却发现柳如眉站在门口,举起的手犹豫再三后,才终于叩响了门环。

    “谁呀?”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出现在田七七眼前的,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五十来岁的乡下婆子。

    “娘!是我回来了。”柳如眉看到眼前的婆子,脸上却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

    “哦,是你来了?”那边外祖母柳秦氏的脸色却是一冷,只淡淡地应了一声,便一转身甩着手,自顾自地往屋里走去。

    见状,柳如眉赶紧拉起田七七的手跟了上去。

    在堂屋门口,俩人却撞上了一个身材微胖的妇人。只见她穿着一身干净的棉布衣裳,衣服上连一个补丁也没有,就连那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苟的,一看就是个精明的女人。

    “哟,是大妹回来了,赶紧进屋吧。”在无人看到处,那女人却嫌弃地剜了田七七母女一眼,然后才勉强挤出笑容来,将她们让进了堂屋。

    柳家也是一间大堂屋,外加东西厢房各三间。不过柳家生有两男两女,两个女儿出嫁后,就剩下俩个儿子了。大儿子柳大志娶妻马氏,一共生了两子一女;小儿子柳夏生,娶妻庄氏,生了一子一女。因为柳家人口比较简单,所以住起来也比较宽敞。

    田七七进屋后被柳如眉提溜着喊了一圈人后,便不动声色地观察了起来。

    听包子娘说,这家里最疼爱她的外祖父好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而那外祖母柳秦氏此时依然冷着一张脸,似乎极为不待见自己母女俩人。

    大舅外出帮人干活,说是要再过一会才回来。而大舅母柳马氏手里抱着个5、6岁的小男孩,正皮笑肉不笑地不住打量着自己母女;至于小舅夫妇则打了一个照面后就不见了人影,一直到田七七母女离开,也未曾再现身,而他们的子女更是从始至终都未曾出现过。

    这家人……有意思!田七七打心底发出一声冷笑。

    这时,坐在对面的柳马氏开口了,一股子阴阳怪气的调:“哟~人家走娘家都是大包小包的,就大妹你实诚!两手空空的就回来了。”

    柳如眉被她这句话一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挤出来的那点笑容也快要挂不住了。

    田七七见状,赶紧握住她的手,给予一种无声的支持!

    “娘,女儿我跟有财和离了……”在女儿的鼓励下,柳如眉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什么!和离了?”柳秦氏先是一惊,随即象是想到了什么,又立马平复了下来,“离了也好,反正那也是个没良心的。”

    “那我……”柳如眉说到这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一张脸几乎就要埋进自己的怀里。

    “我什么我?既然回来了就得安安份份的……”柳秦氏突然抬起脸横了大女儿一眼,那双下垂的三角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过几天我再替你找个好人家就是了。”

    哼!果然打的好算盘,这柳秦氏分明是把包子娘当成了赚钱工具,准备将她再卖一次呢。

    可惜柳如眉始终低着头,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娘亲的意图:“可是,大丫、二丫、三丫都跟着我呢~女儿这次回来是想找点活干,好赚钱养活她们。”

    “你说什么?和离了还要带上三个赔钱货?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柳秦氏一听,顿时气得火冒三丈,“说,他田家到底赔给你多少银子了?”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而一听到“银子”俩个字,柳马氏立马竖起了耳朵,生怕漏掉了一丝一毫。

    “田家什么也没赔给我,女儿是净身出户的。而且……还欠下了田家十两银子的债。”柳如眉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几乎就跟蚊子叫差不多了。

    “十两银子!”柳秦氏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冲到大女儿跟前,狠劲戳起了她的脑袋,“你这不争气的东西!当初你嫁到田家,我才收了五两聘礼,现在你倒好,居然双倍还给人家了。”

    “娘!求求你别再说了。”看柳如眉的样子,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呸!老娘当年千辛万苦的把你生下来,现在连说你两句也不行吗?哎哟,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蠢东西来?十两银子啊!你以为你自己还是黄花大闺女吗?告诉你,现在就算把你再嫁出去,收回来的钱还不够你还债呢。”柳秦氏边说边使劲拍起了自己的大腿。

    “娘,这些女儿都知道。”柳如眉小脸苍白,陪着小心说道,“现在只求娘先借女儿十两银子,等以后……”

    “别说十两银子,就是一个大子老娘也没有!有本事自己挣去。”柳秦氏的眼神象刀子一般,狠狠地剐了大女儿一眼。

    柳如眉白着小脸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身旁的田七七一把拉住了:“娘!咱们自己有手有脚的,用不着去求人家。”

    “你是怎么教孩子的?还会不会说话了?”柳秦氏扫了田七七一眼,又开始教训起大女儿来。

    “娘!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柳如眉沉着脸,拉起田七七就往外走。心里却是对这个娘家失望透了,很是后悔来这一趟。

    柳如眉只顾着急匆匆地往外走,刚出门口就冷不丁的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大妹!真的是你回来了?”一个浑厚的男性嗓音骤然响起,话里明显带有压抑不住的欢喜。

    “大哥……”柳如眉此时也惊喜地喊了出来。在这个家里,除了已经去世的父亲外,就数大哥最疼自己了。

    “这个就是七七吧?都长这么大了!”柳大志一脸慈爱地拍了拍田七七的脑袋瓜子,然后又满脸不解地转向柳如眉:“大妹,你不在屋里坐着,这是准备要上哪去呀?”

    “大哥……”终于见到关心自己的亲人,柳如眉一直紧绷的神经一松,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扑到柳大志怀里哭个不停。

    柳大志大骇!正要问个究竟,却被一旁的田七七阻止了:“大舅!你就让我娘好好哭一场吧~她都憋了十几年了。”

    …………

    好一会后,柳如眉才边哽咽,边把自己这些年的遭遇统统倒了出来,听得柳大志勃然大怒:“田有财这个畜生!我这就去好好教训他一顿。我要让他知道,我们柳家人可不是好欺负的……”

    柳如眉却担心自己大哥闯祸,红着眼赶紧把他拦了下来:“大哥,我就是觉得有些委屈,不过跟你说完后,这心里就舒服多了。况且我跟那畜生已经半毛子关系也没有了,咱们犯不着为了他生气,对不?”

    柳大志也知道妹妹是在担心自己闯祸,于是便硬是咽下了这一口恶气。想了想,他在腰间摸索一阵后,掏出了一个钱袋来:“娘就那个脾气,你也别跟她计较。这里有点钱,是我这两天的工钱,你先拿去用吧。不够,哥我以后再给你。”

    柳如眉深知自己大嫂是个厉害的,本想不要,可架不住柳大志边装生气边打亲情牌的,最终还是勉强收下了。

    “天色也不早了,你们等等,我进去说一声,然后就送你们回去。”

    看着柳大志消失的身影,田七七心里涌出一股温暖,看来,这个家里就只有大舅是真的在关心包子娘。

    “什么?居然把钱都给了你大妹!你傻了?那可是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坑啊。”突然,从屋子里传出了大舅母那尖锐的大嗓音。

    “嘘~你小点声!大妹她们还在外面等着我呢。”柳大声有点气急败坏地说道。

    “不!我偏要大声说。不然都以为我家的钱是捡来的?一张口就是十两银子!呸!也不嫌寒碜?有本事自己挣去,”

    …………

    看着包子娘紧紧捏住钱袋的、泛白的指节,田七七终忍不住上前一把夺过钱袋,蹭、蹭、蹭地跑进屋里,把钱袋塞回给柳大志。

    “大舅,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把娘亲照顾得好好的,让她吃香的、喝辣的,过上舒舒服服的好日子。”

    看柳大志一直推却不要,柳马氏恨恨地把钱袋一把夺了过去:“哼!就凭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我看就算把你自己给卖了,也值不了几个钱!还好意思说什么吃香的喝辣的,我呸!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镜子……”

    还没等柳马氏把话说完,田七七已经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气得她在那直跺脚。

    跟这样的女人吵架只会让自己掉身价!田七七一边鄙夷地想着,一边一把搀起包子娘的手臂:“娘,咱们走!”

    没想到,在经过旁边一间泥砖屋时,一位长得慈眉善目的老汉却走出来把她俩叫住了:“大丫头,怎么回来了也不上大伯这里坐坐?”

    柳如眉一看到老汉,便赶紧领着田七七走了上去:“快,喊大姥爷。”

    “大姥爷!”田七七脆脆地冲老汉喊了一声,乐得柳来福嘴一咧,露出了里面仅剩的几颗牙齿。

    原来柳来福在家里听到了柳马氏的叫骂声,担心大侄女受委屈,所以就赶紧跑了出来。

    当下他问清楚情况后,忍不住把自己弟妹一家给臭骂了一顿。

    看到柳如眉母女坚持要走,他就让儿子柳冬至赶牛车送俩人一程。临出发前,老人还特意将柳冬至叫到一边吩咐了几句。

    柳冬至将俩人一直送到田水村村口,才停了下来。然后帮俩人将那简单的行囊拿下来后,才急忙赶着牛车离开。

    柳冬至离开后,柳如眉才发现自己脚下竟然多了一个包袱。等娘俩打开包袱一看,里面竟然是满满一包的糙米!

    捧起包袱,柳如眉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你大姥爷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此刻田七七的心里,则将外祖家跟大姥爷一家做了个对比,看来人在落难时才更能看清楚人心。

    “娘,你到底是不是姥姥亲生的呀?”田七七终于憋不住问了一句。如果是亲生娘亲,怎么会那么狠的心啊?

    “七七,别胡说!说到底也是我自己不争气,生不出儿子,现在被赶出夫家门,还平白地连累了娘家的名声,所以也怨不得娘亲她们……”柳如眉边说着,泪珠就象豆子般滚出了眼眶。

    唉~看来在这异世被夫家休弃后的女子,真是婆家不要娘家不亲的,好一番血泪史啊。怪不得自家包子娘之前提起和离时的反应那么大……

    回到家后,看着身边心情低落的包子娘,田七七决定了要赶紧按计划行事。

    第二天天刚亮,田七七就带着田草草敲开了赵远山的门。在向他借了一个装野兽的最小的铁笼子后,田七七姐俩就飞快地离开了。害得赵远山愣是抓破了头皮也想不出来,这姐妹俩借这铁笼子到底是要干嘛?

    田七七一走进竹林就放轻了脚步,就连田草草也在她的再三嘱咐底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当看到眼前一小丛枯萎的竹林时,田七七顿时眼睛一亮!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一看,果然没错!这正是竹鼠的窝。此刻洞口处还封有一大堆新鲜的泥土,里面更是混有一粒粒的鼠粪。

    哗~这下姐要发了!田七七按捺住内心的兴奋,悄声吩咐田草草赶紧到旁边的小溪打桶水过来。

    自己则将昨晚从周小花家借来的一张破渔网严严实实地铺在了洞口,现在万事俱备,就等着竹鼠自投罗网了。

    这时,田草草已经吃力地提了满满一桶水过来,田七七接过来后就一股脑地往洞里灌了进去。一桶、两桶……

    田七七双眼一直眨也不眨地瞪着洞口,突然,她听到从洞里传出了“呼、呼”的声音!她立刻如临大敌般,死死握起自制的树杈,对准了洞口方向。

    猛然间,只见一只灰灰的、胖乎乎的物体极快地从洞内钻了出来,狠狠地一头撞到了田七七早已准备好的渔网上。

    还没等它回过神来,田七七手上的树杈已准确无比地紧紧叉在了它圆滚滚的脖子上。

    把竹鼠敲晕过去后,田七七才把渔网松开,小心翼翼地将它扔进了铁笼子里。这小家伙的牙齿可厉害了,不弄个铁笼子的话还真关不住它。

    不过,田草草可被眼前这只长得很象老鼠的家伙吓了一大跳!但她却硬是忍着一声不吭,因为二姐刚才说了,如果把这丑陋的小家伙抓到酒楼去卖的话,没准可以赚到一笔钱呢。这样自己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想到这里,她立感勇气倍增,上前费力地一把提起铁笼子,紧紧跟在了又开始寻找新目标的二姐身后。

    照葫芦画瓢的,田七七俩人又抓到了第二只竹鼠。眼看天色已经大亮,田七七便招呼着小妹一起下山回家了。不过,在出竹林之前,田七七谨慎地用带来的破布将铁笼子围了个严严实实。

    幸好一路下山都没有遇见什么人。回到家后,柳如眉和田园园也被这个丑陋的竹狸给吓了一跳(竹狸是田七七给竹鼠改的新名字),死活不相信有人会出钱将其买下。

    田七七却依然信心满满的,厨艺在手、天下不愁!这一直是她的人生格言。

    前世的她,将工作以外的时间全耗在了对美食的研究上面,颇有天份的她,做出来的美食可是连出了名的美食家们都无可挑剔的。只不过她一向以低调示人……在台上时,她是主持,而那些美食家们是重量级的嘉宾人物。可台下,那些美食家们却追着、捧着她喊“小田师父”!为是只是能吃上她亲手做的一顿美食。

    于是,在田七七的一再坚持下,田家仨姐妹欢天喜地的,带上竹鼠一起向县城出发了。

    这县城距离田水村可是有十多里路呢!

    路上,田园园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二妹,这镇上可比县城要近多了,为什么我们非要跑到县城去卖这个竹狸呢?”

    “为什么?就因为县城的有钱人比较多呗。只有这样,我们的竹狸才能卖上更好的价钱。”田七七一脸踌躇满志的回答道。

    听了田七七的一番话后,田园园俩人这才恍然大悟般地连连点头。不由自主的,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三人到达县城时,时间已差不多到中午了。只见街道两旁的吆喝声、叫卖声络绎不绝……但心中有事的田七七仨姐妹却毫不留恋,只一直朝着县城最中心、最热闹的街道走去。

    终于,在一条车水马龙的宽阔街道上,田七七看到了一家修建得极其阔气的建筑,楼高三层,上面还龙飞凤舞地书写着“第一楼”三个大字。

    就是你了!田七七暗地给自己鼓了鼓劲,提起铁笼子,叫上姐姐和妹妹就一起往里面走去。

    “哎~哪来的小叫花子?赶紧滚出去,别弄脏了我们的地面。”才刚跨进一步,一个小二装扮的人便立刻上前将田七七仨姐妹拦了下来,嘴里还不干不净地数落着。

    ...<!--over--></div>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快捷键:→)
如遇点击下一章,提示:没有了!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载←分享再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