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
778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 正文 048 初进望江楼(打滚求首订)

正文 048 初进望江楼(打滚求首订)

    看着眼前小二那一脸倨傲的神色,田七七只觉得心里一阵的不舒服,深呼吸一口气后,田七七才仰头冲那小二甜甜一笑:“小二哥,我有事要找你们掌柜的商量,麻烦你帮忙通传一声。”

    “哟,想见我们掌柜是吗?告诉你!我们掌柜很忙,闲杂人等一律不见。识趣的就赶紧给我走!”小二一边不耐烦地吼着,一边挥舞起手中的毛巾,像驱赶苍蝇似的想将田七七姐妹赶出门外。

    站在门外,田七七仍然不甘心放弃,不顾田园园二人的劝阻,回头冲着小二说道:“小二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掌柜商量,求你行个方便。他日……”

    “哈,就凭你也想使唤小爷我?呸!赶紧给我滚!不然我叫人轰你们……”说着,小二还一脸轻蔑地冲田七七脚下啐了一口。

    田七七望着狗眼看人低的小二,却宠辱不惊的样子,只付之淡然一笑:“第一楼有你这样的伙计,看来也好不到哪去。大姐,咱们走!”

    说完,未等那小二回过神来,田七七仨人已消失在了拥挤的人流当中。

    才拐过一个街角,田七七便又发现了一间装潢同样极为气派精致的酒楼,名叫望江楼。

    刚到门口,田园园和田草草便死活不肯再走进一步,田七七没办法,只好独自一人提着围了粗布的铁笼走了进去。

    才一踏进门口,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小二便迎了上来,一脸带笑地冲田七七说道:“姑娘,里面请。”

    看到小二脸上那真诚不打折扣的笑容,田七七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给他点了个赞。

    “小二哥,请问你们掌柜的在吗?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找他商量。”田七七冲小二甜甜一笑。

    看到田七七如精灵般的笑容,小二的脸似乎微微一红,但瞬间已回复正常,继续笑着说道:“我们掌柜的在后堂呢,我先去通报一声,劳烦姑娘稍等。”

    田七七将手中的铁笼放到地上,冲小二点了点头:“那就劳烦小二哥了。”

    小二似乎不敢再多看田七七一眼,急匆匆地便转身往后堂走去。

    小二找到后堂时,发现刘掌柜正如热窝上的蚂蚁般,在那里踱来踱去……而酒楼的胡大厨也正一脸尴尬地站在一旁。

    发现自己来得不是时候,但又不想令小姑娘失望的小二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刘掌柜,店里来了一位小姑娘,说是有要事想见你。”

    “小姑娘?”刘掌柜脚下不由一顿。

    “没错,是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小二咽了咽口水,偷偷望了一眼掌柜的脸色才又接着说道,“她说有要事,非要见到掌柜你本人才肯说。”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刘掌柜皱起眉头想了想,终于果断地一挥手,“走!带我去见见那位姑娘。”

    刚要迈腿,却又扭头冲胡大厨说道:“胡师傅,你赶紧想想法子!那位爷可不是我们能开罪得起的。”

    胡大厨一脸惶恐地连连点头。等刘掌柜走远后却忍不住低声嘀咕道:“唉~想办法,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那位爷可不是一般的嘴刁!都来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天天要吃新菜式!我老胡这回可算是黔驴技穷了……”

    田七七正颇有兴趣地打量着这古代酒楼的布置呢,突然看到刚才那个小二哥引着一名身穿深蓝色绸衣,大约四十出头的男子朝自己走了过来。田七七心想,这一位肯定是望江楼的掌柜了。

    田七七赶紧整了整衣衫,然后冲来人甜甜一笑:“掌柜伯伯好。”

    刘掌柜见状不禁菀尔一笑,这小姑娘虽然衣衫破旧,却挺会来事的,一张口就喊上伯伯了。小二正要开口呢,刘掌柜已抢先说道:“小姑娘,请问你找刘某有何事相商呢?”

    “掌柜伯伯请看!”田七七也不忸妮,利落地一把掀开罩在铁笼子外面的粗布。

    那两只早已苏醒过来的竹鼠立刻龇牙咧嘴地冲田七七示起威来……那凶狠的样子看得刘掌柜和小二都不约而同地“嘶”了一声。

    看到他俩的表情,田七七就知道俩人肯定从未见过竹鼠,于是心中的把握又大了一些:“掌柜伯伯,这个叫竹狸。它的肉质细腻、鲜美可口,做成菜后可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野味佳肴呢。”

    “野味佳肴?”刘掌柜看着眼前酷似老鼠的生物,突地眉心一跳!或许这个可以帮自己暂时应付一下那位嘴刁的爷?

    想到这里,刘掌柜暗暗一咬牙:“小姑娘,这个……你可曾吃过?”

    “何止吃过,我还亲自煮过呢。”田七七此刻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的确,在前世的农家大院里,田七七确曾养殖了一批竹鼠,专门供自己食用。

    不过,站在门外的田园园姐妹却不知道这一点。看着说大话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的田七七,她俩的心一下子都悬到了嗓子眼!掌柜啊掌柜,求你千万不要相信七七说的话,因为她在家除了打打下手外,可是连正经一顿饭都没做过的呀。

    可人家刘掌柜已经决定了把死马当作活马医,因为他这些日子被那位爷折磨得都快要愁死了,怎么也得拼了这一回,:“走!小姑娘,先煮一道给老夫尝尝。”

    田七七一看有戏,赶紧招呼一声门外的姐妹,然后便屁颠屁颠地跟在刘掌柜身后走去。

    站在厨房门口,田园园一拉田七七,凑近她耳边低声说道:“二妹,要怎么煮,你跟姐说。待会要出了什么问题,你就全部推到姐身上,明白没有?”

    看着大姐关切的眼神,田七七心中只感到一股暖流涌出,捏了捏田园园的手:“姐,相信我,我能行的。你跟小草就在外边安安心心等着就好。”

    说完,田七七一把提起铁笼,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厨房。

    得知眼前这穿着寒酸的小丫头竟然要借用望江楼的厨房来做菜时,胡大厨的嘴巴一下子便张大了,眼里流露出满满的惊讶和质疑!虽然极其无语,但胡大厨最终还是按照刘掌柜的吩咐,很快让人空出了一个炉灶给田七七专用。另外还派了一个新来的学徒,叫小灿的,给她打下手。

    田七七环顾了厨房一周,发现这厨房里的人怎么也得有个二、三十人。不过这些人做起事来都井井有条的,守在自己各自的岗位上,做着自己所负责的事情……看着眼前的一切,倒也算得上赏心悦目。看来,这望江楼的管理还是挺不错的。

    无暇多看,田七七毫不客气地当即吩咐起小灿来,赶紧替自己准备好香干、葱段、姜片、蒜瓣、香菜段、干红椒段以及炒香的花生米、白酒等。

    吩咐完后,她自己则利索地挽起衣袖,从铁笼里抓出一只竹鼠,一棍子敲晕后,便拈起其颈部皮毛,把尖刀对准颈部猛刺进去,等放完血后,田七七便开始了开膛去内脏的工作……

    虽然一系列动作完成得如行云流水般,但站在一旁的胡大厨,看着田七七破旧的衣衫和瘦小的身子,眼里仍流露出一抹轻蔑的神色来。

    哼,这样一个小丫头居然也敢在老子面前班门弄斧?怕不是穷疯了,想胡弄一样东西来望江楼骗钱的吧?这刘掌柜也真是的,就为了应付那位爷,居然随便找个小丫头来凑数,这不是分明要打我老胡的脸吗?

    田七七才没空管身旁那些心思迥异的人呢~只一心一意地处理着自己手上的竹鼠。

    把竹鼠开完膛,冲洗干净后,田七七却将剩下的竹鼠内脏象宝贝似的收了起来。然后才动手把竹鼠身上的毛刮了个一干二净,再放到碳火上烤起皮来。

    等皮烤香后,田七七才让小灿将烤好的竹鼠砍成大块,放进冷水锅里大火煮。估量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拿起一旁的筷子往肉块里戳了戳,唔,火候刚刚好!

    吩咐小灿将竹鼠块捞上来切成小块后,田七七便踩上专门为她而准备的小凳子上(没办法,谁让她人小身高不够呢),往锅里倒上油后,田七七先让小灿烧大火,然后把扔进锅里的葱、姜、蒜爆香后,再下切好的竹鼠块……一阵翻炒后,肉块的水份渐渐炒干,一股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竟弥漫了整个厨房。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竹狸肉已经煮好了的时候,田七七竟又往锅里倒入一些高度的白酒焖了起来。

    闻着鼻端浓郁的香气,胡大厨刚才眼神中的那抹轻视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换上的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脸孔。

    而小学徒小灿则在旁边看得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上一下。因为他才进厨房不到一个月,连在灶台边上多站上一会也不行,更别说有机会跟师傅们学到什么真本事了。平时也就只是给人打打下手什么的,说穿了就是一打杂的。今天难得有这样的学习机会,他哪里会愿意错过呀?

    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后,田七七却依然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

    等焖得差不多时,她又往锅里扔进一些干红椒段,撒上盐,再翻炒几下后,便关火出锅了。

    特意让小灿准备了可以保温的砂锅,在锅底铺上切好的香干片,然后才把爆炒好的竹鼠肉倒在上面,最后再往上面撒上炒香的花生米和适量的香菜段。这一下,让本来就鲜香扑鼻的竹鼠肉,看起来更加绿油油红汪汪的,让人顿感胃口大开。在场的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田七七瞟了一眼被香气吸引到自己身边,正默默咽着口水的刘掌柜:“掌柜伯伯,不如你先来试上一口?”

    早已按捺不住的刘掌柜闻言不由得眼睛一亮,忙不迭点头的同时,已夹起一块竹鼠肉迫不及待地放进了嘴里……

    这一吃,刘掌柜差点连自个舌头都给吞了进去!

    这干锅竹狸煮得恰到好处,肉质还尤其鲜嫩,一口咬下去,浓郁甘香的汁液立刻渗透了整个口腔……刘掌柜慢慢在嘴里咀嚼好一会后,才恋恋不舍地吞进了肚子里:“丫头,这味道简直绝了!”

    一扭头,刘掌柜急急的吼了起来:“小六子,赶紧把这锅竹狸肉端到雅间去。快!”

    眼睁睁看着小六子把整锅干锅竹狸端走,大家脸上都是满满的哀怨!就连胡大厨此时也不得不在心里默默地点了点头,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了眼前这个小丫头。

    小六子刚离开,刘掌柜便满脸堆笑地转向田七七:“丫头,这竹狸不好抓吧?伯伯我出一百五十文一斤,你把剩下的那只也卖给我,行不?”

    一百五十文!这差不多是猪肉价钱的三倍呢~听得站在厨房门口的田园园俩人大吃一惊!

    而田七七却依然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皱眉想了想后,她才冲刘掌柜微微点了点头:“七七我没看错,掌柜伯伯为人就是公道实诚!行!这竹狸我就卖给你家了。”

    剩下的一只竹鼠重约三斤,刘掌柜看田七七仨姐妹穿着破旧,而且都极其乖巧可爱,于是便将之前试吃的那一只竹鼠也算上,一共作六斤算,总共给了田七七九百文钱。而且还叮嘱田七七,以后但凡抓到竹狸只管送到望江楼来。

    田七七爽快地一口应了下来。看来,自己这回是出门遇贵人了。

    接下来趁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却偷偷吩咐学徒小灿,要他替自己将以后宰杀的竹鼠内脏全都收藏起来。理由是自己家里人不舍得吃昂贵的竹鼠肉,只能拿些内脏回去解解馋。

    在临离开前,田七七还顺便跟刘掌柜说了一声,等迟些天气转凉后,在砂锅底下烧上一个小碳炉,边烧边吃的,那滋味才叫一个绝呢。

    说完后,田七七一把拉起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的田园园俩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因为她还要赶着出去大采购呢。

    此时的田七七并不知道,一锅小小的干锅竹鼠将会给她以后的命运带来多大的转折……

    小六子端着砂锅刚走进雅间,原先立在窗前的男子已缓缓转过身来。却见他一身的玄色锦袍,身姿英挺,只随意往那里一站,已是气质出尘,浑身散发出一种淡然大气的意味来。

    “呃?终于舍得上菜了?萧千羽、我的萧大东家。看来,你望江楼里藏着掖着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啊……”明明是清冷淡漠的声音,听起来却偏如高山流水般舒服。

    坐在一旁正低头品茶的也是一位年轻男子。只见他身穿蓝色的锦锻长袍,雪白的丝绸滚边,越发显出其丰神俊朗来。不过,此刻他的眼底却隐含着一丝焦虑。

    “小六子,做事怎么能磨磨蹭蹭的?还不赶快把菜给聂爷呈上来。”蓝袍男子一个劲地催促着,似对那聂爷刚才略带嘲讽的话语丝毫不在意。

    小六子刚刚退到一旁,那外表清冷的聂爷便已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到了桌子前,略带挑剔地审视起眼前的这一锅干锅竹狸来……

    见此情景,那被叫做萧千羽的男子忍不住微微一皱眉头,扬手招过小六子,悄声吩咐道:“去!跟胡厨子说,叫他用点心,赶紧再弄一个精致点的菜式送上来。”

    “可是……”不知为什么?小六子却极为吃惊地盯着饭桌那边看,眼睛一眨也不眨一下。

    萧千羽心里纳闷,回头一看,却发现那聂爷不知什么时候正不顾形象地飞快挟着锅里的菜呢!

    萧千羽差点被眼前的情景气笑了,这位爷见了好吃的简直比见了自个亲娘还要亲……可是,至于这样吗?

    并不是他对这干锅竹狸有偏见,而是他身为望江楼的少东家,早把那胡厨子有几斤几两摸了个一清二楚,虽然今天的肉烧得异乎寻常的香,但恐怕也是取巧罢了,并不足以让他有食指大动的感觉。不过,这位爷的表现也实在太令人惊讶了吧?

    发现萧千羽的目光正落在自己面前的那锅菜上,聂爷警惕地把砂锅往自己面前挪了挪,象是深怕萧千羽会把菜抢走一般。

    看到那聂爷的举动,萧千羽此时的心里却不由得犯起了嘀咕:“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味?竟让一向挑剔出了名的聂爷如此失态?”

    看到萧千羽冲自己这边走过来,聂爷虽然仍然顶着那张冷死人不偿命的脸庞,但下筷子的速度却明显比之前快了起来……

    看着转眼间已被消灭掉将近一半的美食,萧千羽再也按捺不住,不甘落后地伸出了筷子。

    而下一刻,萧千羽就被食物的美味感动得差点掉泪了。

    他从来没有在望江楼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看来那胡厨子终于开窍了!

    “去!把刘掌柜和胡大厨通通给我叫过来。”萧千羽边吩咐着小六子,边又惊险万分地从聂爷手底下抢出了一块竹鼠肉。

    小六子焉焉地应了一声,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迈开了步子。本来还指望着俩位爷可以嘴下留情,给自己留下一、两块肉尝尝鲜的,可按目前俩人狼吞虎咽的情形来看,这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少东家,你叫小的来有什么吩咐吗?”刘掌柜有些惋惜地偷偷瞄了一眼桌上空空如也的盘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一向极能克制自己的萧千羽,此时摸摸自己微微发涨的肚皮,心里却仍有一种想要继续吃下去的冲动。幸亏刚才除了自己和那位爷外,再没别人,不然的话,他身为望江楼少东家的威严形象,只怕是保不住了。

    “咳、咳”萧千羽轻咳两声,似乎是想掩饰自己的失态,“那个胡师傅,今天这道干锅竹狸做得确实不错!”

    “少东家,今天这菜并不是小的做的。”此时的胡大厨可不敢妄自居功。

    “哦,刘掌柜,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萧千羽听出事有跷蹊,便将脸转向了刘掌柜。

    “回禀少东家,今天有一个叫田七七的小姑娘找上门来,说是要跟小的做一笔野味交易。小的正愁店里没有新菜式呢,于是便让她用带来的野味,叫竹狸的,试做了一道新菜,就是……”

    “嗯,我知道了。往后她再送什么东西过来,全部收下,听到没有?”萧千羽淡淡地吩咐道。

    “小人明白,一定会办得妥妥当当的,请少东家放心。”刘掌柜毕恭毕敬地回了一句。

    “嗯,你们先出去吧。还有,别忘了要研究新菜式。”萧千羽刚一开口,刘掌柜便领着胡厨子和小六子一起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一个小丫头……有意思。”一直一言不发的聂爷,此时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

    浑然不知自己已被人惦记上的田七七,此时正拉着田园园她们逛得兴高采烈的呢。

    来到一家人满为患的面馆前,田七七一口气点了三碗肉骨汤面。白花花的三十文钱哪~田园园心痛得要立即出声阻止,却被田草草在一旁悄悄地拉了拉衣袖。看着一脸馋样的小妹,田园园只得无奈地妥协了。

    三碗面端上来,仨姐妹很快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一眨眼功夫,就已经将面和肉汤全部吃了个精光。

    吃过面后,田七七却没有急着回家,反而在大街上逛了起来。看着道路两旁热得满头大汗、唇干舌燥的行人,田七七心中已然有了新的计较。

    接下来,她便直奔目的地,买下了一个大铁锅、一个木桶,还有一些碗和勺子。在田七七的死缠硬磨下,老板抹掉零头后,还是花了她五百文钱。心痛得田园园在一旁直咋舌。

    离开厨具行后,田七七又花五十文钱买了两斤白砂糖。然后,在田园园俩人不解的目光下,田七七再花三十文钱买了几个小小的可以密封的瓷瓶。

    看看天色已不早了,田七七最后花二十文钱买上了四个肉包子后,才拉着田园园二人一起坐上了回村里的牛车。

    下了牛车,付完仨人的九文钱车钱后,田七七身上就只剩下二百六十一文钱了。无端地招惹了田园园的一顿白眼。

    田七七姐妹提着买来的东西从村里经过时,却被在那里玩耍的田玉和看在了眼里。

    等田七七等人走远后,田玉和便赶紧从暗处跳了出来,飞奔回家将刚才看到的情景添油加醋地告诉了田肖氏。

    田肖氏一听,顿时气得直嚷嚷!要不是她屁股上的伤还没痊愈,肯定就得上田七七家去闹个天翻地覆的了。

    “天杀的白眼狼!有钱买那么多东西,却不舍得赔给老娘一分钱的医药费……哼!玉和,帮阿奶盯牢了,看她们的钱是打哪来的?”

    说完后,作为奖励,田肖氏挣扎着从柜子里拿出一块点心,递给了田玉和。田玉和嘴里吃着香甜的点心,心中更加的得意了。

    看来,自己以后只要死死盯着那几个贱丫头,没准就能从阿奶这里捞到更多的好处呢。

    一回到家,田七七便将剩下的二百多文钱全都交给了柳如眉。

    柳如眉看着手里的钱袋,还有田七七姐妹带回来的一大堆东西,当场傻了眼!

    “大丫!赶紧给娘说清楚,这些钱、还有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等田园园把田七七脑袋受伤后因祸得福的事情,以及今天的经历都老老实实地说了一回后,柳如眉才总算松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而此时的田七七,已经端着竹鼠的那一团内脏,来到屋前的小河边上冲洗了起来。

    洗了一会后,只见田七七将竹鼠肠道外附着的一层透明脂肪给小心翼翼地剥了下来,仔细冲洗干净后,才象对待宝贝般收进了盆子里。

    回到屋里后,母女四人各自吃了一个肉包子,喝了一碗青菜汤后,田七七便又一头钻进了简易厨房。

    看着田七七神神秘秘的样子,大家都在心里打上了一个问号。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左右,田七七才拿着一个小瓷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田草草看那小瓷瓶挺可爱的,嚷着要拿过来看看,却被田七七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了。

    开玩笑!这竹鼠油可是个好东西。万一打破了瓶子,那可就亏大了。

    看着瓷瓶里少得可怜的竹鼠油,前世有关它的知识再次泛上了心头。这竹鼠油不但可以解毒排脓,生肌止痛,而且对于烫伤、烧伤还有特别功效。只要在皮肤烧伤处连续涂抹竹鼠油,不出三天即可看到明显好转的效果。

    看着田草草一脸不甘心的样子,田七七赶紧把瓶子藏到了自个怀里。这可是姐的秘密武器呢~再怎么说也不能心软了。

    第二天一早,田七七就带着田草草找上了赵远山。等田七七说明了这一趟的目的后,赵远山二话不说便收拾家伙,带俩人进了深山。

    在摘完一筐仙人草后,田七七姐妹又意外发现了一小丛的蘑菇……看着堆得满满的竹筐,田七七俩人心里无比的舒畅。

    这时,赵远山也提着俩只野鸡走了回来。

    可这次不管田七七怎么推辞,赵远山却死活不依,非要她收下其中一只野鸡。最后,急出一头汗的赵远山终于说出了原委,原来,他已经从旁人口中得知了田七七母女的遭遇……

    正当赵远山义愤填膺地骂着老田家人的所作所为时,无意中却发现田七七那小丫头丝毫不动声色,而且还在那抿着小嘴偷乐呢~

    “丫头,出了这样的事,你怎么还在偷着乐呀?”

    田七七看着赵远山一脸不解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大叔,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老田家那才叫一个惨字呢~现在,我们母女几个的生活过得可滋润了。不信,你可以问问小草?”

    看着田草草小丫头在一边拼命点头附和的样子,赵远山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或许脱离了老田家,那如菊般淡雅的女子又能重新找回以前的自己了。

    一回到家,田七七便教大姐和娘亲制作起了凉粉来。她可都已经计划好了,以后自己到县城卖凉粉时,娘亲或大姐就可以留在家中制作第二天要出售的凉粉了。

    教了大家一遍凉粉的制作过程后,看到黑黑的、滑溜溜的凉粉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柳如眉三人都大吃了一惊!这真是太神奇了。

    田七七舀好四碗凉粉,又加了些白糖进去拌匀后,才招呼大家开吃。柳如眉三人舀了一勺到嘴里,轻轻一咬,沙沙地响,再加上凉粉那特有的味道,不由得食欲大开。

    要是换作以前,就算把柳如眉打死,她也绝不敢相信,眼前这既美味又消暑的食物竟是自己女儿亲手做出来的……

    吃完凉粉后,柳如眉便带着大女儿开始拾掇起野鸡来,因为田七七说了,晚上要亲手给她们做一大锅的野鸡炖蘑菇呢。

    而田七七也没闲着,从河边打来一大盆凉凉的水,然后把剩下的凉粉用桶装了,泡在了凉水里面。

    很快的,天色暗了下来,而一股浓郁的香味此时却从村尾的小木屋里飘了出来,很快就弥漫到了村子的上空……

    木屋外,一个瘦猴般的小身影用力咽下口水后,便迅速离开,飞快地往村头的老田家跑去。

    “什么?你说二丫那死丫头又抓到野鸡了?还做了什么野鸡炖蘑菇!”田肖氏听了田玉和探听回来的消息后,当场激动得一巴掌拍在床板上。

    顾不上手掌疼得厉害,田肖氏已恶狠狠地接着骂了起来:“才刚走出我田家门没几天,还没离开田水村呢,就敢关门吃起独食来了?说到底,我还是她阿奶!有了吃的不孝敬老人家就是不孝……”

    听着阿奶的叫骂声,田玉和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头附和着,心思却早飞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大锅香喷喷、热腾腾的野鸡炖蘑菇身上了。

    而此时的田七七却正和田草草一起,兴冲冲地提着一个竹篮子往唐大婶家走去。

    到了唐大婶家,田七七便揭开竹篮,小心翼翼地端出来两个大碗。一碗是满满的、香喷喷的野鸡炖蘑菇,里面竟然还有一只大鸡腿,而另外一碗则是掺了白砂糖的凉粉。

    唐大婶和李玉梅看了,当场猛地咽下一口口水,然后却忙不迭地推却起来,让田七七拿回家去慢慢吃。最后,还是田七七佯装生气了,俩人才勉强收下。

    看着田七七俩人离去的背影,婆媳二人心里对田七七母女的感情又加深了一分。

    回到家后,母女四人围坐在一起,欢欢喜喜地吃起了野鸡炖蘑菇。

    连汁带肉的,四人吃得饱饱的,就连最后的一小块蘑菇也被田草草吃了去。看到自从中暑后,脸色一直惨白惨白的包子娘,今天吃完鸡肉后,脸颊居然透出了一丝难得的、隐隐的红晕,田七七心中不由一喜!看来,以后得多弄些补品给包子娘补补身子才行。

    吃饱喝足的田七七,一觉睡醒,只觉得精神抖擞。于是赶紧叫上大姐和小妹一起进了竹林。

    仨人齐心协力的,很快就逮到了两只肥硕的竹鼠。

    跟包子娘讨了十文钱的车钱后,田七七便雄纠纠、气昂昂地带着姐妹再次向县城出发了。

    柳如眉站在木屋前,看着三个女儿欢天喜地的背影,十多年来第一次感到生活有了盼头……

    这一趟进县城坐的是牛车,虽然颠得田七七屁股贼痛贼痛的,但确实比走路快多了。

    到达县城时,还没到晌午呢~却已经是骄阳高照了。

    再一看,整条街道上已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车水马龙的富人也有,背着个小背篓或篮子的普通村民也有,他们三三两两的或结伴而行,眼睛四处瞅着,都希望能在这集市上买到最好最便宜的东西。

    而街道两旁的叫卖声也是此起彼伏的,什么茶馆、酒肆、面店、商铺等应有尽有,但最吸引人的却要数那各种各样的路边小吃摊……

    走着走着,田七七只觉得热气不断地从地面冒了出来,蒸得人浑身燥热。再看着身旁的人也是一副热得全身冒汗的样子,田七七不由得信心大增!

    凉粉可是降温解暑的佳品呢,最适合眼下这种炎热的酷暑天气了,田七七很有信心,只要凉粉一推出,必定会大受欢迎。

    打定主意后,田七七便抓紧时间往望江楼赶去,她打算先把竹鼠交给刘掌柜,然后再一心一意去卖自个的凉粉。

    一进望江楼,田七七首先就找上了小六子。在他的带领下,田七七很快就跟刘掌柜完成了交易,并顺利地收到了一千文钱(这是田七七特别要求的,不要整银,只要散钱)。

    在后院,田七七从桶里舀了一大碗凉粉出来,送给了刘掌柜,并教给了他吃法。

    等刘掌柜捧着凉粉乐呵呵地离开后,小学徒小灿却机灵地凑了上来,偷偷塞给田七七一副昨天藏起来的竹鼠内脏。

    田七七一喜,却发现小灿正一脸稀罕地盯着木桶看呢~她不由得了然一笑。又从桶里舀出一碗凉粉来,递给了小灿。

    小灿欢天喜地地接过,连声道谢后才依依不舍地走开了。

    田七七看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这小灿倒是挺机灵的,学东西上手也快,当学徒真是可惜了。以后如果有机会自己不妨帮他一把……

    忙完这一切后,田七七又特意绕回到前厅,把小六子叫到了一边。

    “六子哥,多亏了有你帮忙,我才能跟望江楼做成交易。这里小小意思,你可千万别嫌少……”田七七边说,边往六子手里塞进了一个钱袋,里面装着刚放进去的二百文钱。

    六子赶紧推却:“那可不行,能赚到钱靠的是你们自己的真本事。不然就算我磨破了嘴皮子也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再三推搪之后,田七七不由得嘟起小嘴,佯装生气地说道:“六子哥,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乡下人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小妹我以后可不敢再来找你喽。”

    六子一听,只得无奈地收下了。看着田七七离开的身影,他不由得在心中感叹:“别看这丫头年纪小小的,人情世故方面倒成精了。得,自己以后凡事多帮衬着她一点就是了。”

    …………

    当萧千羽看到面前那滑溜溜的凉粉时,心头不禁一喜。正要命人去请聂爷,不想聂爷的随从——炎武,却告诉他,自家主子独自出门找美食去了,而且还死活不让他跟着。

    萧千羽叫到这个消息后,脸上禁不住一阵抽搐!

    “蠢才!你家主子身份何等尊贵!你这狗奴才竟然让他独自一人出去,倘若有什么闪失,我看你这脑袋也不用要了。”说完,萧千羽再也顾不上桌上那诱人的美食,身形迅速向门外移动,转眼间已消失无踪。

    “哎,萧公子!你等等我呀。”可怜的炎武还来不及申辩呢,便急忙追了出去。

    ...<!--over--></div>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快捷键:→)
如遇点击下一章,提示:没有了!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载←分享再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