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
778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 正文 049 想赖帐?没门!(打滚求首订)

正文 049 想赖帐?没门!(打滚求首订)

    看着俩人的背影,刘掌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冲一旁正看得目瞪口呆的小六子吩咐道:“小六子,这县里的地形数你最熟悉了,赶紧的,也跟着找找去。”

    “哎,小的这就去。”小六子听了吩咐,也赶紧脚不沾地般跟了出去。

    瞬间屋里就只剩下了刘掌柜一人,看看桌上那碗凉粉他不由得咽了口口水……没办法,两位爷都不在呢,他也只好按照田七七吩咐的那样,叫人打来凉凉的井水,然后把凉粉泡到里面,等那俩位爷回来再吃呗。

    果然不出田七七所料,这凉粉一推出,就受到了大家的热切追捧!

    凉粉卖五文钱一碗,田园园跟田草草负责装碗、洗碗,田七七则负责收钱。姐妹仨人正忙得不可开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在田七七身旁响起:“给爷来上一碗。”

    那清冷而带有磁性的嗓音听起来非常特别,田七七忍不住抬头多看了那人一眼,却发现眼前男子的脸部线条竟如刀刻一般坚毅,浓眉飞扬下,双眸深若寒潭,蕴藏着一股冷峻的自信,使得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无法言喻的霸气……

    哗!霸气美男耶~这样的男人要是放在前世,绝对是一枚妥妥的钻石王老五啊。

    正当田七七想入非非之际,她却突然发觉,那“钻石王老五”细细品完凉粉后,竟然拍拍屁股就想走人!要走人嘛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关键却是,他吃的那碗凉粉还没付钱呢!

    田七七现在就算再花痴也绝对没有钱来得重要,当下她眼疾手快地大步窜上前去,一把扯住了那男子的衣袖:“这位爷,你要走没问题,可这凉粉的钱,你还没付呢!”

    同样发现问题的田园园也在一旁无措地搓着双手,不过在这样高贵的人面前,她可是连大声说话也不敢,又怎会有勇气向他讨要五文钱的凉粉钱呢?幸好,自己还有个勇气过人的二妹!

    瞪着紧紧抓住自己袖口的小手,男子禁不住老脸一红!糟了,自己怎么连吃东西要付钱的事情都给忘了?而且还居然把钱都留在了炎武那里。

    “小丫头,你能不能先放手?你把我的衣服都给弄脏了。”明白过来后,男子却一脸嫌弃地看着田七七那湿漉漉的小手。

    “不行!万一我松手后你跑了怎么办?”田七七可不是那些好糊弄的小妞。她打定主意了,在男子付钱之前,是绝对不能松手的。

    “才区区五文钱!爷我至于吗?”男子一身墨色锦衣,面容清冷威严,此刻如磐石般伫立在那里,眼底却极快地掠过一丝戏谑。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大胆,竟敢当面挑战自己的权威。这小丫头……可是头一个!

    “既然才区区五文钱,那就麻烦爷你先把账给结了。”田七七一脸的狡黠,依然把男子的衣袖拽得紧紧的,一刻也不肯放松。

    “我……我今天忘带钱了,要不我立马回去取钱给你?爷就住在望江楼,望江楼你总该知道吧?”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吃了我的凉粉没给钱。”斩钉截铁般说完后,田七七微微抬眸望向男子。望江楼?哼,我在望江楼还真没见过你这号人物呢~居然敢打着望江楼的名号来吃白食,这家伙的胆子可真够肥的。可惜呀,算你今天不走运,竟然撞上小姑奶奶我了。

    “你这小丫头也太蛮不讲理了吧!”此刻男子眸中现出一丝薄怒,这小丫头真是太倔了!不就是五文钱吗?也值得这样当街追着他要?害他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

    “哦,你竟然说我蛮不讲理?”田七七先是一怒,继而却冷静了下来,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开始骨碌骨碌地上下打量起男子来。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男子看着田七七不怀好意的目光,第一次有了忐忑不安的感觉。

    “我想要你……的衣服!”田七七说话故意一惊一乍,看着男子慢慢变绿的俊脸,只觉得心中欢乐无限。

    “衣服给了你,那爷我穿什么?”男子阴着脸,咬牙一字一句地问道。

    “哎呀,人家就是喜欢你这衣服嘛。”田七七眨巴着大眼睛,装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来,“告诉我,这是在哪租的?租一天得花多少银子?”

    “什么?你竟然说我这衣服是租来的?”男子脸色发青,似是已忍耐到了极点。

    “不是租来的,难道还是买来的?”田七七一脸不屑地斜了男子一眼,接着说出来的话更是把男子气得差点吐血,“依我看,这衣服应该是你租来专门用来吃白食的道具吧?兄弟,你这招可真高!”

    “你再敢胡说,信不信我灭了你?”男子薄唇紧抿、厉眸微眯地睨了田七七一眼,却意外地从眼前小丫头的眼中看到了那抹一闪即逝的倔强。

    遇上这般无赖的男子,田七七顿觉语塞!分明就是这厮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故意装傻想赖账,现在倒好,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想到这里,田七七干脆扑扇着长长的睫毛,一双倔强清灵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瞪着眼前的男子;而男子也同样深眸微眯地回看着她……俩人正对峙间,旁边有几个顾客围了过来,在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后,都不约而同地出声责备起男子来。

    田七七见状,气焰不由得一下子高涨起来,跳起来指着男子的鼻子就开骂:“有钱租漂亮衣服,却没钱付凉粉钱?哼!说出来也没人相信。还有,别以为长得帅就可以赖账不给钱?本姑娘现在就告诉你,连门都没有!”

    “哼,你还真是敢说!”男子的手在袖子下渐渐握成了拳头。

    “切~说就说,难道还怕你不成?”于是,意犹未尽的田七七指着男子的鼻子再次破口大骂,

    “本姑娘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却没想到居然是这般的无耻、这般的贪婪、这般的无理取闹!你说你吧~干嘛非得装傻不给钱呢?想吃白食以后就直说好了,说不定本姑娘善心一发,那五文钱就不收你的了,权当是施舍给乞丐了……”

    “敢侮辱爷?看来你是真不想活了?”男子的冰块脸终于开始崩溃,一张脸是青了又红、红了又黑,极之精彩!

    见状,田七七眼神一闪,心想,这关键时刻可不能示弱!不然以后就会不断有人照猫画虎的前来吃白食,那自己不得亏死了!

    想到这,她强悍地将小胸一挺:“我呸!爷什么爷的?照我看你就是那吃白食的祖师爷!不但吃东西不给钱,竟然还想威胁本姑娘?真当这里没王法了是不是?”

    “哼!王法?告诉你,在这里,爷我就是王法!”男子气得脸都绿了,气急败坏地脱口而出。

    “哟~大伙快来评评理!这样的人居然敢自称王法?不就是明摆着要仗势欺人吗?呜、呜,真是吓死小女子我了。”田七七掩住额头,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暗地里却朝那男子投去一记挑衅的眼神。

    “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女流之辈份上,爷我今天非灭了你不可!”男子被气得七窍生烟,手指几乎就要戳到田七七的额头上去。

    “有种的你现在就灭呀~背后使阴招的是小人!”田七七柳眉倒竖地说完一句后,却又哀哀地假哭了起来,“呜呜,我一个弱女子辛辛苦苦摆个小摊,就只为赚点小钱养家活口,我容易吗我?”

    四周围观的人见状,更是同情心爆发!各种指责潮水般向男子涌来。

    “你……”面对着眼前善变的田七七,男子第一次发觉自己的脑袋也有不够用的时候。

    …………

    正当田七七与那男子闹得不可开交之际,突然从人群中挤进一个人来。

    “误会、误会……”

    当田七七转头看到来人时,不由得整个人一愣!

    眼前的年轻男子约二十出头,身穿月白色细纹锦服,整个人宛如一块美玉般,即使随便往哪里一站,也是那样的丰姿奇秀,无处不透露出一种高贵清华的感觉来。

    好一个丰神俊朗、气质高雅的男人!田七七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喝了一声彩。

    而那位公子在看到田七七时,明显也愣了一下。眼前这小姑娘,虽然穿得土里土气的,甚至称得上是破烂,不过样子却长得水灵灵的,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犹如一泓清水般,简直叫人过目难忘……

    “千羽?你怎么找到这来了?”冷面男子却突然出声,打断了俩人间的相互打量。

    萧千羽还没回答呢,其身后却钻出一名随从来,冲着冷面男子“嘭”的一声单膝下跪:“爷!属下来迟,罪该万死。”

    这时,萧千羽也冲着正愣神的田七七暖暖一笑,从袖间掏出一锭碎银子递了过去:“小姑娘,在下姓萧,这位是我的朋友。其实聂兄他并非故意不付钱的,只是他家境富裕,付帐这等小事从来不需他亲力亲为……这锭银子就当是他欠你的,请姑娘收下。”

    田七七正发花痴呢~一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银子,顿时眼睛一亮!一手抓过银子,一边还没忘记趁机奚落那姓聂的一番:“原来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蛀米大虫啊~难怪、难怪……”

    听田七七阴阳怪气地一连说了几个难怪,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嘲笑的意味,那姓聂的男子又沉不住气了:“你这小丫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

    “大叔!生气多了对身体可不好哦。”田七七将银子放在手里掂了掂。

    “大叔?你叫谁啊?”那聂爷气得脸色发白,连手指都有点微微颤抖起来。

    旁边的炎武看了,却不由得心里啧啧稀奇!自家主子城府极深,向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今天怎么被个小丫头气成这样了?可惜了,这样聪明伶俐的一个小姑娘……

    可人家田七七这时竟然还不知死活地又来了一句:“你瞧着怎么着也得有个三十出头了吧?我呢,今年才十二岁,不叫你大叔?难道还想我叫你大爷不成?”

    田七七这是诚心想活活气死那聂爷,所以故意将他往老里说。其实人家聂爷长得仪表堂堂的,怎么看也才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看着聂爷吃瘪的囧样,萧千羽再也忍不住,别开脸低低地笑了出来。不想却被旁边的聂爷狠狠瞪了一眼!于是,赶紧的把脸上的笑容勉强收了起来……

    看着想笑又不敢笑的萧千羽,田七七打心眼里替他感到难受。于是迅速低头从钱袋里拿出刚从刘掌柜那得来的一串铜钱,抽出五枚大子后,便把剩下的全部递给了萧千羽:“公子,给!我家凉粉卖五文钱一碗。你刚才给了我一两银子,我应该找你九百九十五文。”

    “小姑娘,我说了这银子是赔给你的,你用不着……”萧千羽吃惊地看着田七七,脑筋一下子有点转不过弯来。眼前这穷得连件象样衣服都没有的小姑娘,居然对钱不感冒?

    “萧公子是吧?我田七七虽然家境贫寒,但一向都是靠自己的劳力吃饭,也从来不收嗟来之食,该收多少钱还收多少钱。”说到这里,田七七飞快地瞟了旁边的聂某人一眼,才又接着不慌不忙地说道,“不象某些人……简直就跟个废人差不多。”

    “嘶……”萧千羽等人听了这话,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姑娘啊姑娘,你到底懂不懂死字是怎么写的?

    “你……”那聂爷又一次被成功撩起了怒火,使劲咽下一口恶气后,却阴恻恻地转眼看了看旁边的萧千羽,他决定要拉上一个垫背的,“怎么样?终于尝到什么叫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吧?”

    没想到萧千羽却只是偷偷回了他一个白眼,人家小姑娘分明针对的只是你一个,好不好?

    为了缓和气氛,萧千羽的墨眸不断地往四周打量着,好不容易才发现了木桶底部剩下的那一点点凉粉来,眼前不由得一亮:“姑娘,那桶里装的……就是那‘凉粉’吧?”

    “怎么?萧公子对这个也有兴趣?”田七七眉毛一挑,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

    “嘿嘿,姑娘,实不相瞒,在下对这凉粉的确挺稀罕的……”

    “小草!给这位萧公子来上一碗!”田七七清脆利落地一声吆喝,同时手心往旁边一摊,田草草立马配合默契地递上满满一碗的凉粉。

    笑话!有钱不赚是傻蛋!何况还是一个这么养眼的有钱公子哥,说不准人家一高兴,以后就把我给包了……呸,说错了,应该是把我家的凉粉包了才对!

    看来自己是有点兴奋过头了,竟然开始语无伦次了~田七七默默的自诽着。

    这时那萧公子接过碗后,竟然当即毫不嫌弃地挖了一大勺放进了嘴里……那凉粉一进到嘴里,一股凉凉的、滑滑的、带着淡淡清甜的触感立马在舌尖上绽放开来,轻轻一抿,便顺着喉咙一下滑进了肚子里……令人从头到脚都沉浸在一股清爽透凉的感觉当中。

    萧千羽完全忘记了要维持自身高雅的形象,一口接一口地飞快吃将起来……不一会,便将碗里的凉粉吃了个一干二净。

    看着空空如也的碗,萧千羽仍颇感惋惜地瞄了眼同样空了的木桶。要不是卖光了的话,这么好吃的小食,就算再来个两碗,估计自己也能吃得下。哎,刚才刘掌柜拿上来的不正是眼前这黑黑的凉粉吗?不行,自己得赶紧赶回去,不然被吃光了可就亏死了。

    奇怪,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一个吃货了?不过,管他呢~

    一想到这里,萧千羽就坐不住了,正要将一直在跟那小丫头大眼瞪小眼的聂爷拉回望江楼去,不想,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其身后响起:“少东家、聂爷,小的可算是找着你们了……咦?七七!怎么是你呀?”

    啥?眼前这位萧公子竟然是望江楼的少东家!

    田七七心头瞬间已转过千百个念头,再回首时,已换上了一脸极其谄媚的笑容:“哎呀,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哪~少东家,刚才那碗凉粉七七我请了!”

    虽然笑得一脸的谄媚,但衬上那精致的小脸和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却是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只越发显出其天真可爱。

    于是,萧千羽禁不住哈哈一笑:“原来你就是那个会抓竹狸的七七姑娘啊?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哗!少东家一下就猜出了七七的身份,果真是绝顶聪明,前途无可限量啊!”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田七七前世与老板相处时所总结出来的经验。

    哈,眼前这小姑娘实在是太有趣了……看着田七七脸上夸张的表情,萧千羽情不自禁地嘴角一扬!

    这一笑可不得了!那样的温柔如水,仿佛令人整个沐浴在阳光底下般,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看到田七七痴痴望着萧千羽,差点就要流下口水的样子,一旁被忽略良久的聂某人突然浑身不自在起来……以往的女子见到自己总是一副花痴样,哪会把姓萧这小子放在眼里?唯有眼前这不长眼的小丫头,才会如此的看走了眼。

    “咳咳,萧大东家!你凉粉吃过了,人也找到了,就赶紧回去吧。”聂某人吃味地故意挡在了萧千羽的前面。

    “啊?好、好、好,我们这就回去。”萧千羽如梦初醒般地应酬着那聂爷,下一秒却努力探出身子冲田七七说道:“七七姑娘,明日请你务必到望江楼一趟,在下有要事与你相商。”

    “ok!没问题,明天见。”美男相邀,乐得田七七心花怒放的,一时忘形,竟冲萧千羽比出了一个ok的手势。

    “ok?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萧千羽一路往回走,一路嘴里念念有词的。

    突然,他一个转身看向跟在背后的小六子:“小六子,这七七姑娘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啊?她以前有来过我们望江楼吗?”

    “回少东家,这个……小六子也说不好。七七姑娘生性活泼,经常外出走动,或许你们以前在街上碰见过也不一定。”小六子期期艾艾地说着。

    “生性活泼?嗤,倒不如说她贪婪、无耻、粗俗……反正就是一个不知所谓的乡下丫头!”萧千羽还没怎么样呢,那聂爷倒是抢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

    这一下,不光后面的炎武感到诧异了,就连一向温厚的萧千羽也听不下去了:“聂兄!七七她只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还不至于象你说的那样不堪吧?我倒是觉得她挺有趣的。”

    “有趣?人家是冲着你望江楼少东家的面子才‘有趣’的。你是没看到,她刚才对我的那个样子,啧啧……”

    “聂兄,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好象有意针对那七七呢?这跟你一向的作风好象不太搭呀~莫非,你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身后不约而同传来两声嗤笑!

    “炎武!别人不了解,难道你还不清楚爷我是什么样的人吗?”聂爷忿忿不平地转身喝斥起了炎武,“走!跟爷找好吃的去,这望江楼呀,也不过徒有其名罢了。”

    看着那聂爷拂袖而去的身影,萧千羽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位爷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人人皆在背后称其为老狐狸。可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倒跟个小丫头较起真来……”

    萧千羽无奈地摇了摇头,便自行带着小六子回望江楼去了。

    不过,也多亏了那聂爷这一打岔,倒是把萧千羽刚才觉得田七七似曾相识的的小心思给冲没了。不然的话,咱们田七七以后的美好日子可就要没了。

    另一个街角,炎武思量再三,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爷,那小丫头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敢冒犯爷!要不……属下去把她给办了?”

    说着,炎武往自个脖子上比了一个卡嚓的动作。

    “这个嘛……”聂爷想了想,终于开了口。“杀了她?好象有点可惜了。”

    看自家爷想了老半天,才终于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害得炎武差点内流满面!

    自从遇到那叫田七七的古怪小丫头后,自家腹黑自大、说一不二的主子就开始变得有些不正常了。难道那小丫头会妖法不成?

    聂爷仿佛看穿了炎武的心事一般,使劲拿扇子一敲他的脑袋:“狗奴才!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没听那萧千羽说吗?那小丫头就是做出干锅竹狸的人,而且她今天卖的那个什么‘凉粉’,虽然看起来黑不溜秋的,但吃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简直让人欲罢难休……”

    “那属下这就去逼她多做一些凉粉出来。”炎武一听,就迫不及待地要行动了。

    没想到,头上又重重地挨了一个爆粟!

    “蠢才!你以为爷我跟你的目光一样短浅吗?”聂爷看着炎武仍然一副懵然不懂的样子,真是想不通当初自己怎么会选了他做自己的贴身护卫,“这清城县附近的美食爷都吃腻了,现在留下她,就是为了让她天天给爷我做好吃的,明白没有?”

    “哦,小的明白、明白了。”炎武恍然大悟般地使劲点着头。原来,自家爷还是栽在了一个“吃”字头上。

    …………

    田七七这时可不晓得自己已经被某人惦记上了,凉粉很快就卖了个精光,现在的她只顾着兴奋地数着钱袋里的铜板:“二百零一、二百零二……二百零六!哗!姐,你看,咱们今天卖凉粉赚了二百零六文呢。”

    看着同样乐得手舞足蹈的姐妹,田七七却一脸的疑惑:“这数目不对哦……嘿,原来有一文钱是我们今早坐牛车剩下的,怪不得呢~走!我们吃东西去。”

    怀揣着一两多钱的“巨款”,田七七和田草草各要了一碗大肉馄饨,田园园嫌贵,只要了一碗素面。

    三姐妹吃饱后,又在田七七的提议下,到粮油店买了五斤糙米、五斤粗面粉、一斤的豆粉,还有一些油盐酱醋的……一共是一百二十七文,最后在田七七的油嘴滑舌下,掌柜的爽快地把零头抹了,只收了一百二十文正。

    经过肉档时,田七七又买了二十文钱的猪肝,听说是买回家给包子娘补身子用的,田园园倒是没再阻拦。最后,田七七又好说歹说的,花五文钱从卖猪肉的手里买下了几根大棒骨。这个拿回家煲汤,味道一流,而且非常适当正长身体的小孩食用。

    接下来,田园园死活也不肯再让田七七乱花钱了。

    没办法,光逛不买不是田七七的做人风格,于是,仨姐妹便提着空木桶和买来的一堆东西,爬上了回村的牛车。

    当看到田七七交到自己手里的那两银子和脚下的一堆东西时,柳如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丫,这钱真是你们挣回来的?没有骗娘吧?”

    “本来挣的还不止这些呢~都是二丫,拉着我们去买了好些东西。”田园园到现在对花出去的二百多文还肉疼不已。

    “是自己挣的就好……”柳如眉边喃喃地说着,边坐立不安地来回打量着屋子,“这钱到底藏哪好呢?”

    “藏这好了。”田七七看不过眼,上前将银子往墙角的破瓦罐里随便一扔,“就算有贼人进来,也不会注意到这里的。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把柳如眉稳下来后,田七七便开始与田园园一起煮起了晚饭。

    首先要做的自然是给包子娘补身子的何首乌猪肝汤了。

    只见她将何首乌拿出来,约取其十分之一与猪肝一起洗净,然后将两者切成薄片,往瓦罐里放入适量的水后,便首先将何首乌片放进去猛火煲了起来……

    这时,一旁的田园园已经淘好了糙米,焖好米饭后,又煲上了一锅大棒骨汤。

    田七七一直守在何首乌汤旁边,见水滚后,就改成慢火继续煲了起来。煲了大约一个小时后,田七七才将剩下的猪肝放了进去,等汤再翻滚十分钟左右,田七七便将瓦罐取下来,加盐,装碗。

    此时,另一边的大棒骨汤也散发出了浓浓的肉香味……引得田草草那小家伙一直蹲在厨房门口死活不肯挪开。

    “开饭喽~”随着田七七的一声吆喝,仨姐妹便迫不及待地把米饭和两锅汤都端进了屋子里。

    “哗,好香呀……”柳如眉闻到香味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不过一转脸,“啊?你们竟然煮了米饭!怎么不留着来煮稀粥呢?才赚了一点小钱就学得这样败家,别忘了我们还欠着那边十两银子呢……”

    “娘!你就放心吃吧,以后我们要赚大钱了。这不,望江楼的少东家还约了我明天去谈合作的事情呢~相信女儿,过不了几天准能把田家的那十两银子还上。”田七七为了稳住包子娘的心,决定先将那萧千羽拉下水来。

    望江楼柳如眉是知道的,那可是县里一等一的酒楼呢。它的少东家居然要找二丫合作,自己的耳朵没听错吧?

    看到柳如眉将信将疑的目光,田七七赶紧的给田草草使了个眼色,田草草立马心领神会地嚷嚷起来:“娘,二姐没骗你,这事是真的。今天那少东家还来我们摊上吃凉粉来着。”

    看到连最老实的大女儿也在一旁附和着点头,柳如眉那颗忐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将满满一大碗的何首乌猪肝汤端到柳如眉面前时,又将她吓了一跳:“这么大一碗汤,里面还有猪肝呢~不行,娘不能吃独食,要吃就大家一起吃”

    “娘,那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我们的,在这里呢~”田七七边说,边将煲得香喷喷的骨头汤也盛了出来,“齐郎中说了,这肉骨头汤才是最适合长身体的人喝的,你那汤太补,我们喝不合适。”

    听了田七七的话后,柳如眉才终于肯喝汤了,一边喝一边眸里还隐隐闪着激动的泪光……

    母女四人一人大半碗的米饭,就着汤吃了个饱。

    田七七揉了揉圆滚滚的肚子,再看了看桌上几根被啃得干干净净的大棒骨,犹一脸不满足地说道:“下次等我做酱棒骨给你们吃,那才叫美味呢~”

    “好咧!”田草草顶着一张小油嘴,第一个拍起了手掌。

    第二天一早,因为昨天刚送了两只竹鼠到望江楼,所以田七七今天没打算再送竹鼠过去。田七七的想法是:物为稀为贵,天天送人家可就不稀罕了。

    带上一桶凉粉后,田七七又转身叮嘱包子娘,今天多做一些凉粉,晚上她们会再多买一只木桶回来。她决定了,要趁天气热,争取多卖一些凉粉,多赚钱,然后赶紧的把欠老田家的十两银子还上,顺便的再攒些本钱做其他小生意。

    田七七自个兜里还剩二十七文钱呢,所以也没再伸手向柳如眉要车钱,姐妹仨人又坐上了去县城的牛车。

    一路颠呀颠的,终于到达了县城。时间还早,田七七没急着摆摊卖凉粉,反而直奔望江楼而去。她也在纳闷,到底那少东家要找自己商量什么事情呢?

    来到望江楼前,田七七看着旁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不由得眼前一亮!吩咐了田园园俩人拿着装凉粉的木桶在角落等候自己后,田七七便一脚跨进了望江楼。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在抹桌子的小六子。田七七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小六子不但心好,而且做事也挺勤快,谁家请到这样的伙计还真是走运了。

    “六子哥,我又来了。”田七七扬起一脸甜美的笑容,向小六子走了过去。

    “七七来了,正好,少东家刚才还问起你呢~我这就带你上去。”小六子现在一看到七七,莫名的就有一种亲切感,于是赶紧放下手里的抹布,领着七七就往楼上雅间走去。

    刚上到楼梯口,不想眼前一黑,竟出现了一堵肉墙,把楼梯的出口堵了个严严实密。

    “那个,聂爷,你先请。”看到眼前的人,小六子立马机灵地侧身闪到了一边,打算让这位爷先过去。

    可那位爷怎么一动不动的,还黑着一张脸呢?小六子仿佛突然记起了什么,转头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哎哟,田七七那小丫头正站在楼梯中间,双手叉腰,睁着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眼前那位爷呢。

    “那个……谁?你难道没听过,什么叫做好狗不挡道吗?”田七七没好气地剐了眼前自我感觉良好的男子一眼。

    “聂政。”那位爷神色淡淡地开了口,不过那一张面瘫脸,却写满了生人勿近,“小丫头,我又不是狗,你管我挡不挡道?而且,听说只有疯狗才会乱咬人。”

    “你!”看着聂政一脸嘲讽的神情,田七七不由得气极反笑,瞬间却又换上一脸的轻描淡写,“田、七、七,看在萧少东家的份上,你也可以管我叫一声七七。还有,我今日可是应少东家之邀而来的,怎样才是待客之道?大叔你不会连这个也不懂吧?”

    “呵,你只是萧千羽的客,又不是我聂政的客,我管你什么待客之道呢~”

    “大叔~”田七七内心恨得牙痒痒,脸上却越发笑得甜美。

    “田七七,我告诉你,最好别再打什么鬼主意?”听到田七七甜得发腻的嗓音,聂政心头忽然掠过一丝不好的感觉来。

    见软的不行,田七七又把双手往腰间一叉:“喂!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明明我已经走到楼梯尽头了,而你才刚到,按理说怎么的也应该是我先过去吧?”

    “小丫头,道理我比你懂得多,少在这班门弄斧的。”聂政仍然不紧不慢的,看来是存了心要跟田七七过不去。

    “你……”田七七现在可是又气又急的,毕竟要人家堂堂一个少东家久等可不是什么好事。

    突然眼珠子一转,还没等那聂政反应过来呢,田七七的身子已经诡异地一闪,硬是从他身体的空隙处钻了出去……趁机的,还往聂政脚背上重重地踩上了一脚。

    “咦?这小身法够灵活的,看来爷还真是小瞧你了。”聂政仿佛丝毫感觉不到脚痛,只管瞧着田七七迅速逃离几丈远的小身影,轻嗤了一声。

    可怜的小六子早被吓得脸都绿了,好不容易等那位爷大摇大摆地下了楼梯,他才敢偷偷擦上一把冷汗,然后滚水烫脚般的向田七七追去:“七七,刚才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就连我们少东家也得让着这位爷三分呢。”

    “哼,本姑娘就是看不惯他那得瑟样……好了,不说他了,扫兴!六子哥你还是赶紧带路吧,少东家怕是等急了~”田七七此时心中不免有些懊恼,后悔刚才不应该一时逞能,竟然在外人面前小露了一手以前在特工队学到的闪人招式。

    不过,在看到一身白衣飘飘、差点就要迷死万千少女的萧千羽时,田七七的心情立马好得不能再好了。<!--over--></div>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快捷键:→)
如遇点击下一章,提示:没有了!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载←分享再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