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
778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 正文 055 自寻死路

正文 055 自寻死路

    萧千羽话音未落,门外已有人端着两盆热气腾腾的东西走了进来,同时带进来的竟然还有三只小狗。

    田七七抬头一看,那两盆热气腾腾的东西果然就是煮熟了的甲鱼和苋菜。

    感激地瞟了萧千羽一眼后,田七七便开始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其他人给其中两只小狗分别喂了甲鱼和苋菜,而最后一只小狗则是甲鱼和苋菜一同喂食……

    萧千羽一直默默地看着忙碌中的田七七,此刻的他心中竟有一瞬间的恍惚!眼前的小人儿行事沉稳、思虑周密,怎么看也不象是一个才十二岁的小女孩……

    而田七七镇定自若地指挥完一切后,无意中瞟到了旁边的萧千羽。她这才发现,此时的萧千羽并不同于以往的温文尔雅,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威严,就连那狐假虎威的祝清水见了,此刻也只得服服贴贴的站到了一旁。

    看来,这萧千羽还真是不一般呢~

    就在田七七一恍神的时间,那吃下了甲鱼和苋菜的小狗却突然“汪汪”地直叫了起来。在上窜下跳一会后,小狗竟一下子窜到角落里,不断地从嘴里呕出一堆接一堆的秽物来。

    除了萧千羽和田七七外,其他人都大吃了一惊,而祝清水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等下人把那些秽物和小狗清理干净,田七七这才松开紧紧捂住口鼻的双手,冲祝清水拱了拱手:“大人,相信你已经亲眼看到了吧?这甲鱼确定不能跟苋菜一起吃的。而刘员外昨晚发病只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罢了,与齐郎中毫无关系,刘郎中是被冤枉的。”

    堂下众人此时亦一致附和!祝清水本来还想出幺娥子的,不过在看到萧千羽那一身令人难以忽视的寒气时,他不由得滞了一滞!

    为了刘员外家那一点蝇头小利而得罪了望江楼的少东家,这笔账怎么算也都不划算……

    在萧千羽深潭般的黑眸注视下,祝清水终于违心地宣布——齐郎中是被冤枉的!并让衙役立即去将齐郎中从狱中释放出来。

    看着田七七兴高采烈尾随衙役而去的小身影,萧千羽的眸光不由变得越发深沉起来……

    七七这小丫头,小小年纪,居然连这罕见的食物相克道理也知道。看来,这小丫头并不象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一帮人簇拥着齐郎中回到望江楼后,萧千羽便把赏钱给了刘义和汤婶,打发他们各自回家去了;至于张大柱,是绝不可能再回到刘家做事了,萧千羽便按照之前答应他的条件,让他留在望江楼做了二厨,还另外给了二十两的赏银。张大柱千恩万谢后,便满脸笑容地跟着小六子去了厨房。

    而田七七安顿好齐郎中后,却突然想起与那聂政相约之事来。于是便急匆匆地来到了他和萧千羽的专属雅间。

    一进去,果然看到那厮正大模大样地在那坐着呢!面前还放着两份显然已经草拟好了的契约。

    一看田七七进来,聂政顿时就不乐意了,一张脸黑得简直就跟那锅底差不多。这一下,就连躲在暗处的炎武也在暗暗替田七七担心……

    以前敢让自己爷等的那些人,尸骨早就全都喂野狗了。这小丫头今天居然让爷等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他都不敢想象待会爷会怎样处置她?

    田七七因为急着要送齐郎中回家呢,所以根本连看也不看那聂政一眼,便径直走上前,拿起两份契约看了看,便爽快地在上面按了手印。

    把其中一份契约揣进怀里后,田七七刚要拔腿离开,不想身后却传来了重重的两声咳嗽!

    田七七闻声,脚下不由得一滞!这一刻的她,心里头对这聂政可算是腻烦极了。

    偷偷翻了一个白眼后,她才慢吞吞地回过身去,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喂,你这人到底烦不烦啊?本姑娘还有大把的事等着要去办呢~告诉你,赶紧的!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你……”聂政不由得当场气结,这丫头说话还能再难听一点吗?“竟然要爷在这里足足等了你两个时辰!在这天底下,你可是第一人!”

    “敢情你这是在夸我罗?可奇了怪了,我什么时候要你等我啦?”田七七没好气地回了聂政一句,“我那时只是提议,让你先吩咐刘掌柜草拟好两份契约,我回来后看过没问题就可以马上签约。要知道,我可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要你等我的话,那完全只是你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听完田七七这一席话后,聂政不由得仔细回想了一下,糟了!这丫头确实从开始到离开,都没有对自己说过一个“等”字……

    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一抹可疑的红晕,聂政假装清咳两声:“其实……我要跟你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到底是什么事?快说,别跟个娘们似的。”田七七毫不客气地催促了起来。要不是看在他刚成为自己金主的份上,本姑娘早就不鸟他了。

    “我是想,让你以后每天到望江楼给我做一顿饭,听到没?”聂政的脸此刻更黑了,却又不得不忍着。谁让自己对她做的美食念念不忘呢?

    “做饭?你当我是你们家厨娘啊?要吃饭,叫胡厨子做去。”田七七毫不拖泥带水地一口拒绝了。这丫的真是得寸进尺!区区五两银子还想让本姑娘天天伺候着?怕是想疯了吧?

    “那胡厨子再怎么做也只得你七八成的功力,要不然,你以为我稀罕天天看到你这又干又瘪的小豆芽啊?”聂政再也忍不住恶气,出口损了田七七一句。

    田七七不由自主的低头扫了一下自己平平的胸膛,下一秒,愤然抬起小脸,头也不回地径直往门口走去。

    “十两!十两银子做一顿饭,怎么样?”眼看田七七要走,聂政顿时就急了。因为他对田七七做的菜,都快要思念成狂了。

    田七七脚下只是微微一滞!但很快地,就又继续往门口方向踏出了一大步。

    “二十两!”聂政刚喊出口,躲在暗处的炎武立马不乐意了。爷!我一个月的俸禄才一百两呢~你这样做也太不公平了吧?

    “好!一口价二十两。”田七七极为迅速的转过身来,笑幂幂地一口应了下来,“不过,我可忙着呢~先说好喽,我不一定每天都有时间做饭给你吃的,而且做饭所用全部材料得由望江楼免费提供。哦,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钱在做饭前必须付清。”

    整整二十两雪花银啊!傻瓜才会不答应呢~而且钱在做饭前付清,这家伙就是想赖账也赖不成。

    “好!”没想到聂政居然连想也不想,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看着田七七那小丫头离去时轻快的步伐,聂政却突然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田七七哼着小曲,心情愉悦地回到前厅后,便叫上田园园和周小花三人,一起陪着齐郎中坐上了萧千羽特意为他们准备好的马车,一路得瑟地直奔齐郎中家而去。

    马车跑得飞快!田七七却觉得比坐牛车要舒服多了。这也难怪,人家萧千羽的马车上连坐垫都是软绵绵的,里面更是布置得极其宽敞舒适……

    “特么的,我也要赚钱买一辆一模一样的马车!气死老田家那班人。”田七七忍不住在心里拼命地叫嚣了起来。

    首先来到了齐郎中的家。把形容憔悴的齐郎中扶进屋时,齐家的人就差没跪在地上给田七七磕头了。也就是这时田七七才知道,刘员外的夫人昨晚竟带人上齐家来闹,硬是将齐家稍为值点钱的东西全部抢走了。

    “这个臭婆娘!早晚得给她点颜色看看……”田七七说这话时,一脸的义愤填膺。

    大家安慰了一会齐郎中后,便告辞回家了。不过,在离开齐郎中家时,田七七偷偷将今天刚得的五两银子留在了屋里。

    很快的,马车便将田七七等人送回了田水村。

    村里人难得看到这样豪华的马车,于是有看热闹的人便一路跟着来到了田七七家的小木屋前。

    看到从马车上走下来的人竟是田七七仨姐妹和周小花时,人们都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开始纷纷接头交耳起来。

    马车正要调头离去时,适逢陈正文也赶了过来。当看到那辆豪华的马车时,他也禁不住吃了一惊,赶紧的就上前向田七七问个明白。

    看着眼前众人一脸的惊讶,田七七的心思却不由得转了又转……想了想后,她才一脸神秘地附到陈正文耳边低语了起来。

    陈正文看完后,却是一脸赞赏地瞟了旁边的周小花一眼,弄得周小花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

    等村民们都散去后,田七七才拉着周小花进了小木屋。

    一进屋,周小花这才将一直紧紧护在腰间的手放了下来,一脸欣喜地冲田七七嚷嚷道:“七七,快看!这是我今天赚到的钱,整整二百四十文!”

    “瞧把你开心的?这才刚刚开始呢~”田七七一脸轻描淡写的把钱袋推回给了周小花。

    “什么?才刚刚开始?”周小花边紧紧地攒着钱袋,边一脸不敢相信地问道。

    “是的,才开始。以后咱们赚钱的机会多着呢~”田七七边说,边又吩咐了周小花一件事情。

    原来,她刚才在外面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周小花的身上。说是她在机缘巧合下,发现了凤眼果,并跟望江楼达成了交易,现在望江楼愿意以每斤十五文的价格大量收购凤眼果。

    陈正文得知后,又细细询问了凤眼果的形状、位置等,田七七也逐一作了回答。所以,不出田七七所料,明天陈正文一家甚至更多的人,准会上山去采摘凤眼果。

    而周小花要做的事,就是明天联同董秀娘她们,尽量多摘一些凤眼果交到望江楼去。不然,等十天八天后,凤眼果的挂果期可就要结束了。

    周小花听完,便急急忙忙地赶回家去了。不过在进门前,她却按照田七七的吩咐,把钱袋的钱分出一大半来,偷偷藏在了自家的一个破墙洞里。

    果然不出田七七所料,一进门,周小花身上的钱便全部被后奶周王氏搜了去。此刻的她不由得对田七七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丫头果然有先见之明!

    第二天中午,从市集上赶回来的田有金父子匆匆吃过午饭后,便拉上田蜜蜜一起上了山(自从柳如眉母女离开田家后,摘凤眼果的任务便落到了他们三个人的头上)。

    可这一进山,他们顿时傻眼了!

    眼前的凤眼果树竟变得光秃秃的,只剩下几荚尚未成熟的果子孤零零地挂在枝头上。

    不好!果子肯定是被别人摘走了。

    “走!咱们再看看其他果树去。”田有金这时额头直冒冷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仨人匆匆地赶往田七七之前带他们走过的其他栽有凤眼果的地方,一一看过后,田有金只觉得一颗心空荡荡的,再也忍不住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张大嘴巴,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下完了,凤眼果通通被人摘走了……这条财路算是断了!

    …………

    田七七带着周小花、李三同及村长儿子—陈柏生等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回到了田水村。此时每个人脸上都笑逐颜开的,仿佛捡到了宝贝一般。

    不过,这跟捡到宝贝也差不了多少。那凤眼果就是从山上白捡来的,李家、周家、村长陈正文和他的俩个兄弟家里,每家都摘了差不多一百斤凤眼果呢~交到望江楼后,每家都得了差不多一两半的银子,可把他们给高兴坏了。

    因为今天这事,田七七并没有去给聂政俩人做饭,而是写下一张单子,让刘掌柜明日先将所需材料提前准备好。完事后,她收了卖竹鼠的钱后,便联同大伙一块回了田水村。

    特么的!自己母女四人都净身出户了,还签下了十两银子的欠条,可这老田家的人却仍然不依不饶的!居然暗地里想出幺娥子。这下可好了,总算把他们给收掇了一顿,出了自己心中的那口恶气。

    田七七边美滋滋地想着,边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还没走近小木屋呢~田七七却耳尖地听到从里面传出了包子娘呜呜的哭泣声!

    糟了!肯定是老田家人上门找晦气来了。

    田七七赶紧凑到田草草耳边低声吩咐了两句,看着田草草头也不回地往村头跑去后,田七七才拉着大姐往小木屋飞奔而去。身后的周小花和李三同等人见了,也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一进屋,田七七便看到自个包子娘瘫坐在地上,瘦瘦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正在不停地啜泣着。仔细一看,那小小的脸颊上,竟印着一个鲜红的掌印……

    而包子娘对面的石头上,田肖氏正一脸嚣张地坐着呢,只见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柳如眉,正在泼口大骂:“柳氏你个不要脸的践人!搅屎棍!当初答应得好好的,现在竟然暗地里教唆二丫把凤眼果全给摘了,这不是要把我们全家往绝路上逼吗?事到如今,看我怎么打死你!”

    田肖氏边说,边又激动得要冲上前去打柳如眉。而旁边站着的田有金及郑雪娥等人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谁敢打我娘?我跟她拼了。”田七七怒吼一声,赶紧松开田园园的手冲了上去。

    看到田七七出现,田肖氏顿时白了一张脸,噔、噔、噔地就后退了好几步。心想,自己身上的伤才刚好呢~可不要被这疯丫头又给砍了。

    看到老娘的样子,田有金不由得阴了脸,忍不住端起田家长子的架子来,冲着田七七就是一通噼里啪啦:“二丫,怎么说你身上还流着我们田家的血呢~怎么能做出这样坑自家人的事来?”

    “我怎么坑你们了?”田七七胸有成竹地回了田有金一句。

    “哎呀!看来你这丫头不但心硬,嘴也挺硬的。你说你,把我们一家砍的砍、吓的吓,剩下我和高山累死累活的就靠卖点凤眼果支撑着这个家,可你倒好,一转眼一声不吭的就把凤眼果全都摘了,卖的钱也偷偷装进了自己腰包里,却害得我们一家十口要喝西北风,你咋这么毒的心啊!”田有金说起话来,倒是一套一套的,把不孝和毒心眼的大帽子一顶接一顶地往田七七头上套去。

    “呵,田有金你真是说话也不嫌腰疼,揣着十多亩水田还好意思说喝西北风?敢问你是短了一只手还是缺了一条腿?再也不能干农活了?”

    “呸、呸、呸!二丫你个黑心眼的,哪有人这样咒自己大伯的?”这下,轮到孙春花不乐意了。

    “大伯?哼,从我母女四人踏出田家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跟你们田家再没有半毛子的关系!”田七七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阴冷起来。<!--over--></div>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快捷键:→)
如遇点击下一章,提示:没有了!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载←分享再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