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
778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 正文 060 灭门案(一)

正文 060 灭门案(一)

    一进门,不知道为什么?高员外脚才刚落地,便觉得身边忽地刮过一阵阴风,让人顿感毛骨悚然!

    高员外不由得心中一寒,赶紧停下来,吩咐手执灯笼的刘三走在前面。主仆二人就在灯笼微弱的映照下,一步一摸索地往前走去……

    眼看就要走近前厅了,突然,刘三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竟然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手里提着的灯笼也应声而灭!四周漆黑一片!

    紧随其后的高员外来不及收脚,被刘三的左腿一绊,连冲带撞的,竟然一头扎进了前厅。等他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正想借着门外惨淡的月色看清楚四周的环境时,高员外却猛地发出一声近似绝望的嚎叫,整个人几乎软瘫在地……

    呈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个死人!

    只见他双眼瞪得大大的,仿佛死前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般!身上穿的月白绸衫胸口处染满了大片大片的血迹……

    这时,刘三在那边也发出一声厉嚎:“杀人啦!救命啊!”

    …………

    当祝县令带着衙役急匆匆赶到钱府大门时,作为目击证人的高员外和刘三,正瑟瑟发抖地瘫坐在地上,面色惨白,竟是连话也说不完整了。只眼神愣愣地,嘴里一个劲地絮叨着:“死人……好多死人……”

    祝县令看了刘三双手手掌上染满的血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这次自己有得忙了。

    一踏进钱宅,里面已经有了好些个先行赶到的衙役,他们点亮的火把将整个宅院都照得灯火通明的……

    院子里东倒西歪地倒着几具尸体,都是一刀毙命的。从他们的衣着和打扮来看,应该是钱府的下人。

    一踏进前厅,就看到靠边的太师椅旁,一具尸体竟诧异地跪在了地上,双目圆睁,显然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而其脖子上,竟被人划了一道很深很长的刀口,几近可以见到里面的白骨……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钱举人!

    祝县令见状不由得心中一寒!这得多大的仇恨啊?把脖子都快割断一半了。

    接下来,大家又在后堂发现了钱夫人及其丫环,皆是一刀毙命。也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衙役来,似是见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脸色灰白,居然还一边走一边干呕着。

    听到祝县令喝问,那衙役强忍着恶心,手指哆嗦着指向另一边的房间:“钱……钱公子!呕……”

    “不就死人一个吗?没出息!”祝县令不屑地骂了那衙役一句,便带着师爷朝那房间走了过去。

    可祝县令很快就发觉,自己真的是冤枉刚才那个衙役了。

    那钱文轩的尸体身着内衣,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然而地面、墙面上到处都溅满了血迹。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他的双臂竟活生生地被人砍了下来,墙面上两道大面积密集的血迹应该就是那时喷洒上去的。

    再一看,那钱文轩的面目扭曲变形,显然是受尽痛苦折磨后才被人杀死的……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祝县令也突然有了一种想呕的感觉!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祝县令带着师爷重新回到了前厅。这时带头的衙役却告知祝县令,他们发现了新的线索。

    紧接着,他就将在钱举人尸体附近,找到的那张被揉皱了的画像交给了祝县令……

    一大早的,田七七刚从竹林抓了四只竹鼠回家,正开开心心地准备叫上周小花跟自己姐妹一起上县城呢~不想,门外却突然来了几个衙役。

    那带头的衙役一进门,什么也没说,就直接问了一句:“你们谁是田七七?”

    田七七刚应了一声,其中两个衙役便如狼似虎般地扑上来,不由分说的将她抓了起来。

    事发突然,柳如眉等人都象被吓傻了一样,眼看田七七就要被衙役强行带走,柳如眉才突然发疯一般冲了上去!

    “官差老爷!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女儿今年才十二岁!那么小的孩子能犯下什么事呢?”

    那带头的衙役极不耐烦地将柳如眉一把推开:“哼!你女儿昨晚把钱举人全家都给杀光了,小小年纪,下手可真够狠的。”

    “什么?杀人?不、不!这根本不可能!”柳如眉顿时被吓得六神无主,这怎么得了~这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啊!

    此时,田园园跟田草草也急得哭了起来。

    田草草更是嚷嚷着要冲到田七七的身边:“你们不要抓我二姐,要抓就抓我好了。我跟你们走……”

    两名衙役手执带来的木棍,硬是将田草草赶回到了柳如眉二人身边,然后,将木棍一横,拦在了三人前面。

    看着眼前的情景,原本脑子还处于一片混沌的田七七即刻清醒了过来!自己首先得稳住阵脚,不然就更别指望包子娘她们了。

    “娘!你别急,肯定是官府搞错了,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田七七首先安慰了包子娘一句,紧跟着又给田草草使了个眼色:“小草!等会可别忘了,一定得把竹鼠给萧东家送过去。”

    田草草噙着眼泪,使劲冲田七七点了点头!她知道,二姐这是让自己赶紧去给少东家他们通风报信,好想办法营救她。

    衙役们押着田七七刚走出门口,却被一帮人拦住了去路,嚷嚷着不让他们把田七七抓走。

    田七七一看,隔壁的周小花一家、董秀娘夫妇还有唐大婶、王寡妇等人都来了。

    担心他们跟衙役冲突起来会吃亏,田七七赶紧劝说起大伙来,并让他们放心,自己一定会没事的。最后,田七七还拜托了董秀娘帮忙照看一下自己的包子娘。

    交代完毕后,田七七便乖乖地在衙役的押送下往村口走去。才走没几步,就碰上了正兴冲冲赶过来的孙春花俩妯娌和田蜜蜜。这会,她们眼里的幸灾乐祸是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住……

    虽然村长上回出头替她顶了下来,但老田家人回去一商量,都觉得凤眼果的事肯定跟田七七脱不了关系!心里正憋闷着呢~没想到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要帮他们一把!

    她田七七这回就算再怎么能耐,也非得杀人偿命不可!剩下柳如眉几个,还不得任凭她们搓圆捏扁的?

    看着她们那激动、兴奋、心怀不轨的样子,田七七心里突地打了个突!象是突然记起了什么来……

    正当她心里着急时,迎面陈正文正好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各位官差老爷,在下是这村里的村长,请问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丫头把县里钱举人一家十三口人全给杀了!识相的,可别趟这浑水。”带头的衙役稍显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杀人全家?怎么可能呢?这丫头一向挺老实的……”陈正文怎么也不相信这说法,毕竟田七七才十二岁呢,还是个女娃,怎么有能耐把人家钱举人一家十三口都给杀了?这里面肯定有跷蹊!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要有冤情就找我们大人喊冤去,别在这碍手碍脚的!我们兄弟几个还得赶着回去交差呢,赶紧给我闪开。”带头的衙役冲陈正文胸前猛地一推,便不管不顾的命后面的衙役赶紧将田七七押走。

    田七七被推掇着经过陈正文身边时,只来得及说出一句:“村长!你千万要看着我娘亲她们,别让她们给别人欺负了……”

    陈正文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多好的闺女啊~都这时候了还净想着家里人,竟然一点也不替自己担心。

    …………

    田七七被衙役押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田水村,村里的人立刻分成了几派。

    作为保七派的代表,李三同和陈正文等人正在紧张地商量着对策,而反七派的代表——老田头家里,此时却显得异常的热闹。

    “娘!听人说那死丫头在县里卖凉粉可赚钱了,趁她现在被抓走了,咱们正好杀上门去,迫那姓柳的将秘方交出来。”郑雪娥眼里透着阴狠,悄声向田肖氏献上了一条毒计。

    “凉粉?那是什么东西?你又是从那里知道的?”田肖氏也不是容易糊弄的人,一连串的就追问了起来。

    郑雪娥暗中咬了咬牙!这老太婆真烦~不过她表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媳妇也是在外面无意中听到别人说起,才知道的。”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郑雪娥自从那次在村口围堵田七七失败后,便一直怀恨在心。后来更是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人带口信给大儿子田玉祥,让他找机会在县里的大街小巷找找,看能不能查到田七七那鬼丫头到底在捣什么鬼?凉粉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田玉祥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找到了田七七她们的小摊……

    “哦,那个凉粉真的能卖钱吗?比凤眼果还要抢手?”

    “媳妇听人说,那凉粉冰冰凉凉的、十分好吃!一个时辰不到,两大桶凉粉就全被人抢光了。”郑雪娥虽然没亲眼看到,但她对大儿子送回来的消息一向深信不疑。

    “若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们呢~”田肖氏喜不自禁地拍了一下自个的大腿!

    当初卖田园园得的十两银子后来被那金妈妈要了回去,自己的伤又花了一笔钱医治,三天前更是被断了凤眼果的买卖,这心里正憋闷着呢~没想到啊,这老天爷就给自己送钱来了。

    …………

    陈正文正在家里逗小孙子玩呢,心中却突然又想起田七七的事情来,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七七这丫头还真是命途多舛啊!

    “村长爷爷、村长爷爷……”

    他突然听到从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呼叫声!这……不是草草那小丫头的声音吗?怎么?她们家又出事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陈正文就坐不住了,将小孙子一把塞到老伴手里,自个便急匆匆地迎了出去。

    田草草急得小脸通红的,一见到陈正文,什么也来不及说,便拉着他往自己家里赶去。一路上,田草草才简单地给他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原来,田七七被抓走后才一会,田肖氏就带着田有金一家四口和郑雪娥赶到了木屋,哄着逼着,要柳如眉立刻将制作凉粉的秘方交给她们。

    柳如眉死活不依,他们就将屋里所有的物件都通通搜了个遍。见势头不妙,田草草便寻了个机会偷偷跑出来找援兵来了。

    陈正文听说后,心里更焦急了。他终于明白田七七临走前为什么只说要自己帮她照顾家里人了?原来她早就料到了田家人会趁机出幺蛾子!

    当俩人急匆匆赶到木屋时,却发现那里闹得正欢呢~

    两帮人分成两边。李三同、周竹生,还有唐大婶的儿子—唐运喜站在屋子右边,身后则是柳如眉、田园园,还有董秀娘等妇孺。

    而左边则是田有金父子和田肖氏等人。因为花枝屁股上的伤比较重,尚未完全痊愈,所以倒是没看到田有财和她的身影。

    此刻田肖氏正用曾经的婆婆身份压着柳如眉:“柳氏!我是看在曾经一家人的份上,才想着帮你分担一下,你可别不识好歹!”

    “二丫才刚被抓走,你们就趁乱跑来要秘方!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告诉你,我柳如眉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秘方交给你们的!你们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想着自己还得靠卖凉粉挣钱救二女儿呢,柳如眉一下子就变得异常坚强起来。

    “给谁也不会给你们这帮狼心狗肺的人!”陈正文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情景,当即气得火冒三丈。

    “哟,怪不得你们一个个都争着、护着这母女几个~敢情都是在想着人家的秘方呢……”郑雪娥躲在最后面,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陈正文和李三同等人听了都脸色一黑,这郑雪娥最会没事挑事了!

    “这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凉粉的秘方本来就是我家孙女二丫捣弄出来的,说到底这就是我们家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外人插手了?都给我滚开!”田肖氏边气焰嚣张地叫嚷着,边指使田有金父子冲上前去。

    眼看田有金父子就要冲上来,李三同将手中木棍往胸前一横:“谁他妈的敢过来?老子把他揍得满地找牙!”

    看着李三同拼命的样子,老田家人不由得怔了一下,一时没敢再往前冲。

    “都不准动手!谁敢动手,我就把他逐出田水村!田家的,如果你们再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影响了玉祥的名声,我看他以后拿什么去参加科考?”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陈正文气得浑身直发抖!那田老头看起来还算个明白人,怎么就娶了这样一个歪心眼的婆娘,还教出了一帮的混帐后辈。

    陈正文的话一下子戳中了田肖氏等人的弱点!郑雪娥自不必说,就连田肖氏听到后也不得不顾忌三分——二孙子田玉祥现在可是家里唯一的希望呢~要是他毁了,就等于全家都毁了!

    田肖氏想到这里,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陈正文等人偏听偏信,说不定是被柳氏收买了,要不就是被柳氏那一脸狐媚的样子给迷住了……

    最后,田肖氏再看看李三同等人,自己这边的人数还比不过对方呢,想硬闯强抢也是不可能了。

    知道今天是决讨不到好了,田肖氏只得提上从小厨房里搜出来的米面,悻悻然地带着家人离去了。

    田肖氏等人一离开,柳如眉坚强的外表一下子就崩溃了。

    虽然藏在破瓦罐里的银子没被搜走,但看着屋子里被老田家人翻得一片狼藉的样子,柳如眉依然又惊又怒的,终于忍不住掩面呜呜地啜泣起来。田园园和田草草见状,也流着泪上前紧紧揽住了自己的娘亲。

    这一幕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陈正文紧皱眉头,想了一会后才吩咐道:“要不这样好了,这几天我把柏生也给叫上,你们四个男的,两人一班轮着在门外日夜守着,不能让老田家人再上这闹腾。往后的事,等七七丫头的事有了结果,我们再商量好了。”

    李三同等三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应了一声:“好!”

    田肖氏在得知陈正文所布置的一切时,恨得差点把牙都给咬碎了。看来,这村长还真的跟自己家耗上了~不过,看你们能撑得了多久?难道还能护着那柳如眉一辈子不成?呸!我还真不信了。

    而此刻,清城县县衙的公堂上,祝清水正端坐在公案之后,如狼似虎的衙役分列两班,只闻惊堂木一声脆响:“升堂——噢——”

    随着升堂的呐喊声,田七七被推掇着上了公堂,身后的衙役用力一按,她便顺势乖乖地跪在了地上。

    因为在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她可不想跟那祝清水对着干,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祝县令阴恻恻地横了底下的田七七一眼,眼底闪过一抹阴狠!

    这丫头上次坏了自己的好事,这回竟然落到了自己手里,看我待会怎么整死她!

    将惊堂木重重一拍,祝清水喝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民女田七七!大人,我是被冤枉的……”田七七打算一上来就跟这县令大人说个清楚。

    自己昨晚一整晚都呆在家里面,怎么可能跑到县里杀人呢?更何况自己跟那个什么钱举人的素未谋面,怎么会无端端地把他一家全杀光了?

    “堂下犯人,你只要清楚回答本官的问话就是,不准多说无谓的话!不然,休怪本官法不容情。”祝清水喝斥一句后,扫了下面旁听的乡民一眼,才一脸踌躇满志地继续问下去,“本官再来问你,你跟钱举人家可有冤仇?”

    “回大人,小女子根本不认得这钱举人,又何来结怨一说?”田七七毫不畏惧地抬头直视祝清水。

    而堂下一众听审的人,看到田七七此刻的表现及其幼稚的面容,也有些不太相信她会是钱家灭门惨案的凶手。一时间,不由得议论纷纷……

    眼前事情的发展偏离了自己预设的轨道,祝清水不由得又将惊堂木一拍:“那本官问你,可认得钱文轩这人?”

    “钱文轩……”田七七听后,极力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却发现自己对这个名字根本没什么印象。

    “本官再提醒你一句!当初你在望江楼前被人轻薄一事,本官经已派人调查得一清二楚!当ri你被钱文轩轻薄,怀恨在心,后又听闻他将要全家搬离清水县,唯恐以后再无机会报仇,所以你就干脆来一个买凶杀人,对不对?”

    堂下众人一听,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后退几步,好让自己离田七七远一些。这女孩看着挺清纯无害的,就因为被人轻薄就要杀对方全家,这心也太毒了吧?

    田七七对众人的反应毫不在意,只一心的想着,钱文轩?钱举人?哦,敢情这是一家人呢~我就说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原来就是那日轻薄自己的富家公子啊~这种贱男死得好!死了活该!

    “田七七!本官好心劝你,还是乖乖认罪的好,免得受那皮肉之苦!”祝县令看到田七七一脸恍然的模样,不由得满意地颔了颔首。

    看来,自己是找对突破口了。为了避免再生枝节,他决定乘胜追击,趁机把田七七买凶杀人的罪名给坐实了。<!--over--></div>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快捷键:→)
如遇点击下一章,提示:没有了!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载←分享再下载